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阻礙中國社會道德進步的觀念

時間:2018-08-10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褦襶子 點擊:
  最近,衛視頻頻播放一則消息,某地有個出租車司機(姑且將其稱之“路師傅”),經常免費為需要幫助的人服務。長期義務接送一位需要定期到醫院檢查的癱瘓老婦去醫院復查。媒體介紹,路師傅的家并不富裕,生活比較拮據。其實這可想而知,開出租車是個辛苦活,干這個行業的人家庭基本都是屬于平民家庭,生活水平都不會太高。媒體在介紹路師傅“高尚”行為時,其妻在鏡頭上露面,說家里有事找路師傅,路師傅總是說沒有時間。開出租車是自由職業,不存在有沒有時間問題。所謂沒有時間,就是暗示路師傅在忙著做好事,沒有時間履行家庭義務。
 
  公益,是一個社會文明水準的象征。現代文明肯定世人的公益行為。可是國人的公益觀,存在著人性的扭曲。我們不否認有些人做好事上癮,但也只能以自己的利益為代價。如若以犧牲他人的利益為代價,這種公益行為就等同于罪惡。把善舉推到極致往往會產生罪惡的結果。
 
  路師傅為失去生活信心的盲人介紹工作,推薦活源。這都是值得肯定的善舉。可是諸如免費接送癱瘓老婦定期復檢就值得商榷了。記者在采訪路師傅時,他明確表達不計較經濟損失。不知這是不是表示他接送老婦定期復檢都是純義務的免費行為。出租車行業的收入對于維系一個家庭生活來講,也只能維持在一個較低的層面。如果路師傅,經常做這類公益,免費為此類需要幫助的人服務。那他的收入就將受到明顯的影響。
 
  如果一個人收入很高,在不影響家人生活質量的前提下,幫助別人無可厚非,屬于應該肯定的文明之舉。可是象路師傅這樣的職業,經常完全免費做公益,就是以犧牲家人的生活質量為代價的。一個人的首要義務,是履行自己的家庭義務,其次才是社會義務。或者說,家庭義務是一個人最主要的社會義務。路師傅推卸家庭義務去做公益,就是犧牲別人的利益做善事。我們不能主觀臆斷路師傅做公益的初衷,但至少他的行為客觀上是以犧牲家人的生活質量為代價的。鄙人到覺得,媒體中路師傅的妻子所述,家里有事路師傅推托沒有時間,即便他是因為幫助別人沒有時間履行家庭義務,也是不可取的。
 
  春秋時期,魯國制定了一道法律,如果魯國人在外國看見同胞被賣為奴婢,只要他們肯出錢把人贖回來,那么回到魯國后,國家就會給他們以賠償和獎勵。這道法律執行了很多年,很多流落他鄉的魯國人因此得救,得以重返故國。后來孔子有一個弟子叫子貢,是一個很有錢的商人,他從國外贖回來了很多魯國人,但卻拒絕了國家的賠償,因為他自認為不需要這筆錢,情愿為國分擔贖人的錢。但孔子卻大罵子貢不止,說子貢此舉“傷天害理”。禍害了無數落難的魯國同胞。
 
  孔子說:“世上萬事,不過義、利二字而已,魯國原先的法律,所求的不過是人們心中的一個‘義’字,只要大家看見落難的同胞時能生出惻隱之心,只要他肯不怕麻煩去贖人把同胞帶回國,那他就可以完成一件善舉。事后國家會給他補償和獎勵。讓這個行善舉的人不會受到損失,而且得到大家的贊揚。長此以往,愿意做善事的人就會越來越多。所以這條法律是善法。”孔子認為,子貢的所作所為,固然讓他為自己贏得了更高的贊揚,但是同時也拔高了大家觀念里對“義”的要求。往后那些贖人之后去向國家要錢的人,不但可能再也得不到大家的稱贊,甚至可能會被國人嘲笑,責問他們為什么不能像子貢一樣為國分憂。
 
  子貢此舉是把“義”和“利”對立起來了,所以不但不是善事,反倒是最為可惡的惡行。自子貢之后,很多人就會對落難的同胞裝作看不見了。因為他們不像子貢那么有錢,而且如果他們費了很大周折,求國家給一點點補償的話反而被人唾罵嘲諷,哪里還來得行義舉的動力。很多魯國人可能因此而不能返回故土。
 
  做好事,為什么只有不留名才值得稱贊呢?我們在日常生活里對于買賣公平期待已久,貨真價實的交換常常令人盛贊。可是對于生活里做好事,期待(僅僅是期待)相應的回報就完全不能接受。誰要是做了好事希求回報(更不用說接受回報),就將遭到口誅筆伐。甚至,連做好事希求得到稱贊都要遭到質疑。
 
  我們社會里大張旗鼓地倡導“感恩”,這說明國人已經不懂得感恩為何物了!人性的冷漠不能不說與國人拔高道德標準有著密切的關聯。在我們的生活里倘若揀到別人遺失的錢財,接受(更不用說索求)失主回報的錢物,輕則直接抹煞其所做的好事(不值一提),更多的國人則會將其行為視為道德缺陷,予以無情的鞭撻。一個倡導做好事不求回報的社會,是一個極其虛偽的社會,怎么可能使人懂得“感恩”,這不是悖論么!助人做好事希求(更不用說接受)回報,都要受到蔑視嘲諷,甚至無情的抨擊,那誰還來做好事!這是人性的扭曲。
 
  可是如果把做好事追求名聲做到極致,也形同罪惡。我們無法猜測路師傅做好事是為了名聲還是做好事成癮。但至少客觀上是以犧牲家人的利益為代價的自私行為。這與子貢的行為有異曲同工之處,他的行為被定義為做好事的標準,誰要是在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時收了車費,就會遭到譴責。媒體這種宣傳,堪稱導致中國大陸社會公道墮落的罪惡行徑。路師傅不知道是受傳統觀念綁架,還其行為被媒體重塑,總之他們的行為拔高了社會公德標準,結果是使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失去得到幫助的機會。
 
  做好事,要量力而行。透支個人利益與犧牲家人利益做善事,不應該受到推崇。廣泛宣傳這種行為的結果形同于助紂為虐。那個在人們冷漠中死去的小悅悅,那個被過往車輛碾壓成路面涂層的清潔工,等等,在無助中產生的悲劇,如果說是緣于世人的“冷漠”,那媒體的這種宣傳就是造就這種“冷漠”的主要推手。我不相信當時過往行人對于小悅悅與躺在路上的清潔工都麻木地沒有感覺,可是他們沒有感覺的“資本”,承受不起“感覺”的代價,只能裝作沒有感覺,譴責所有過往行人的行為也是卑鄙的。小悅悅是死于愚蠢的觀念與媒體對于愚蠢觀念的推波助瀾。清潔工的尸體,是被那些枉法裁決者與拔高社會道德的媒體人殘忍地涂在路面上的。
 
  就路師傅的條件,如果他能接送去醫院復檢的老婦時,幫忙從樓上把老人抱到車上并送進醫院就診,就已經是很高尚的行為了。往返車費必須收,路師傅的妻兒都是靠路師傅開出租車的收入生活,都是辛勞的工薪階層,那些接受幫助的人只想著自己需要幫助,可曾想過路師傅這樣的助人者他自己的家人也是需要生活費用的?
 
  現在的救護車費用昂貴,一般的工薪階層用不起。許多行動不方便的人去醫院主要還是得靠打車。如果路師傅發出廣告,承接此類業務,把行動不方便的乘客(或病人)從樓上接到出租車上,再把乘客(或病人)從出租車上送到目的地(或醫院里就診),各收取一份同程出租車費用(三份同程出租車費),也是要做出很大犧牲的。首先要付出比獲取相同出租車費更大的力氣,其次可能要花費比獲取相同出租車費更多的時間。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善舉了,如果這種行為能夠被我們社會肯定,將有更多的需要幫助的人能夠得到幫助。因為這要比救護車的費用低得多得多。也是普通工薪階層所能承受得起的。人家在出租車業務之外提供了附加增值服務,這本身就是一種善舉。
 
  可是我們的媒體不但發現不了這種推動社會道德進步的善舉,還要人為地按著傳統的純粹善舉標準,重塑道德楷模。其結果自然就是讓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再很難得到應該得到的幫助。路師傅的行為是很難復制的,如果媒體反映屬實,他的行為也是有不道德一面的。如果做好事就可以不擇手段,就可以犧牲他人的利益,那么沖上公路,殺光所有違章的司機,一定會使中國大陸世界第一交通死亡率基本降到零。救人命夠高尚吧,可是能用殺人救人命嗎?
 
  不用殺光所有違章司機,就是出現殺死違章司機的現象,造成違章死亡的恐怖氛圍,就會使違章現象大大降低,交通事故死亡率顯著下降。被殺的違章司機,絕對沒有現在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多。
 
  我們的媒體人慣于造神,許多媒體形象都是經過媒體人重塑的。其傳遞給世人的觀念,嚴重阻礙了我們這個社會道德的進步。這就是高尚道德的弊端。歷史的發展證明,提倡高尚道德的社會長久下去無不道德淪喪。而倡導底限道德的社會,雖然沒有產生那么多耀眼的“道德楷模”,但整體社會公德水準卻顯著高于提倡高尚道德的社會。
作品集褦襶子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褦襶子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2-05-18 19:05 最后登錄:2018-08-12 16:08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