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論讓座與契約精神

時間:2016-12-01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Dr.D.R. 點擊:
  一切道德與法律,都來自社會契約。      ——雅克·盧梭
 
  關于“讓座”的問題,一度是公眾爭論的焦點。5月3日的“動車事件”又使此問題再起波瀾。我認為,讓座問題的答案,應在群體的社會契約中找尋。
  有些人認為,老年人行動不便,身體機能衰退,年輕人理應給老年人讓座。對此,我認為應當把“理應”的含義闡釋清楚。“理應”即是人們認為的,在某種情況下正確的行為或變化。此“正確”從何而來?“理”又是什么“理”?
  我認為,“理”即是個體間達成的,對義務和權利一致的共識。而“正確的”、“應”則是社會契約所包涵的權利與義務。
  如:“買東西理應付款”即為買賣雙方達成共識:賣者有獲得貨款的權利,并為此承擔提供商品的義務。買者有獲得商品的權利,并為此承擔給付貨款的義務。
  所以“年輕人理應給老年人讓座”其實是說:“年輕人有給老年人讓座的義務,而不能因此獲得任何權利,且老年人有獲得讓座的權利,而不必承擔任何義務。”
  由此,我們看出:這項“條約”是單惠的,只給一方帶來權利,而給另一方帶來義務。
  這顯然觸犯了人們對于一般契約的認識:契約應是雙向的、互惠的、平等的。
  據雅克·盧梭言, 契約精神本體上存在四個重要內容:契約自由精神、契約平等精神、契約信守精神、契約救濟精神。其中,契約自由精神是契約精神的核心內容。
  就此觀之,上述“條約”顯然不符合契約平等精神。但若此“條約”的訂立建立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仍不觸犯契約精神的核心,并可以看做是一種救濟性質的契約,此時,這項條款才能被稱作是契約,并可以體現讓座者的高尚。因為救濟契約本身就是一種高尚的契約。
  但,問題恰出在這種“單惠條約”的提出方是第三者,甚至是受惠方,并披上“道德”的外衣出現在公眾面前時。此時,該“條約”自誕生之初就與契約精神的核心水火不容。更可惡的是,當給惠方為維護權利,人權和契約自由而拒絕接受此類“條約”時,無知的人便會予以“不道德”等諸如此類的罵名。
  以我所見,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偽道德。偽道德是一種不道德。正如“你必須把你的通過合法勞動賺得的錢悉數給我”一樣,實際上是一種搶劫,或稱“偽道德”,它比一般的不文明,不道德危害更甚。因為它直接摧毀了公眾對道德的認識和信心,以及社會道德觀,甚至對社會契約造成打擊。更不用說被侵犯者所受到的心靈創傷。
  余秋雨在《歷史的暗角》中提到過一種人,它們對“所有權”概念淡薄。對它們來講,世上的所有東西都不是它的,又都是它的。要想得到屬于他人的東西,只需要一點可憐相。它們不會感激而只知討憐。東西不到手,搖尾乞求;東西到手后,立馬翻臉。沒錯,就是乞丐型小人。
  讀者可能認為這么說言之過甚。但請不要忘記上海地鐵上二話不說,一屁股坐在別的女生腿上,還張揚跋扈、驕橫野蠻的“繃帶女”;以及層出不窮的,得不到座位就指桑罵槐的,對年輕人進行人身攻擊的老人。它們甚至不如“乞丐型小人”。它們是“不愿裝可憐相的乞丐型小人”——“流氓型小人”。它們的勢頭,就是那種看似“道德”的“偽道德”,那種看似“契約”,但本質上嚴重違反契約精神本質的“單惠條約”助長的。
  孔子說:“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意思即是說對于看起來像,但本質不同的事物一定要加以警惕,否則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現在看來,孔老夫子十分有先見之明。
  所以,幫助弱勢群體的“單惠契約”是道德的高尚的,但是不經給惠方認可的“單惠條約”則是一種無理的搶劫,正如社會上漸漸興起的一種觀點,是一種“道德綁架”,是一種極不道德的偽道德。
  另外,救濟契約的訂立,出于人性的善良,絕不能與上述“道德綁架”混為一談。且對于來自人性的高尚的幫助,,受惠方應有對人性的感激和感受。這,才是道德,才是自然賦予人類的人性的契約。
  所以,讓座是道德高尚的體現之一,但絕非道德高尚的必要條件,甚至唯一標準。
 
作品集Dr.D.R.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Dr.D.R.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6-10-29 09:10 最后登錄:2017-01-04 19:01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