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泣送振東(紀實散文)

時間:2019-10-28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順年文集 點擊:
作者按:
      2019年9月26日晚上,我村的老黨支部書記趙振東佩戴上***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給他的慶祝建國70周年紀念勛章時,我收到了他佩戴紀念章的照片。看著他的照片,我感慨萬千,隨即我寫了《都吉臺的豐碑》一文。沒想到,就是他佩戴了紀念章之后正好一個月的10月25日下午,他竟溘然長逝!于是,我寫下了《泣送振東》一文,以此作為對他的追憶與思念!
 
 
    振東,我可親可愛可敬的四侄:
    此時此刻,你知道嗎?你知道今天是個什么日子嗎?
    此時此刻,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什么狀態什么樣子嗎?
    讓我告訴你,今天(公元二千零一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農歷九月二十七日),這是個永遠值得我紀念的日子,這是個令我心碎的日子,這是個令我無限悲痛的日子!
    就是今天(二十五日)下午五時許,我正在準備我的電影《你想不到》申報“龍標”的相關材料,我的手機微信提示音響了,是你的兒媳婦李靜給我發來的微信。我打開一看,立即驚呆了,盡管心里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淚卻隨之奪眶而涌,竟控制不住哭出了聲!
    李靜告訴我:“小爺爺,我父親于今天下午走了!”
      “走了”!振東,你走了,你到哪里去了?
    你是去了那個遠方,那個遙不可及的遠方了嗎!
    接著,在一個多小時里,我又接到了幾個信息,都表達了一個意思:都吉臺的老書記趙振東走了!
    你的兒子樹華是今晚(10月25日)8點30分電話告訴我的。接起電話,沒用他說話,我就說:“我知道了!我后天早上直接回都吉臺……送他!”
    那時,我已趴在桌子上,沉浸在無以言狀的思念與悲痛之中,跟樹華就說了兩句話我就掛了電話,我說不下去了……
振東,在樹華的電話前一個小時,我就知道你走了的消息。這個消息,對我來講是一個突然,是一個噩耗,是一個我萬萬沒有想到的噩耗!
    你說,咱爺倆怎么就這么多的交集與巧合呢?我正在整理著《你想不到》這部電影的材料,而你又給了我一個“你想不到”!
    振東,我的四侄,你走了!
    振東,我的四侄,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你走了!
    振東,我的四侄,你就這樣讓我“你想不到”地悄沒聲息地走了嗎!
    振東,不是你順年叔說你,你可是有些不太仗義呀振東,你是不應該這么急急乎乎就走的,讓你的順年叔猝不及防!真是猝不及防啊你知不知道?一個月,才僅僅一個月呀振東!一個月前,也就是“國慶節”前的9月26日晚上7點20分,樹華把你佩戴上***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慶祝建國70周年紀念勛章的照片發給我時,第二天,我用微信告訴樹華,把你的簡歷發給我,我要寫你的一篇文章。那天,你的簡歷是你自己親筆寫的,是你親自寫給我的。看到你親筆寫的簡歷,我心里無比高興。我高興的是咱們爺倆每年春節見面時你向我作的那個檢討:“順年叔,你安排給我的任務還沒完成!”
    我就笑著說:“必須的!必須堅決完成哈!”
    這個任務,是咱爺倆商量好的,把都吉臺的“村史”寫出來,你寫初稿,我后成稿,并且是你表態堅決完成的。看到你寫的簡歷,我想,你現在還能親筆寫出自己的簡歷,而且記憶清晰,字體有力,那么,都吉臺的村史你肯定能完成,我在《都吉臺的豐碑里》還專門寫了你佩戴上紀念勛章時盡管臉上布滿滄桑,但依然精神矍鑠。可是,你怎么沒完成你順年叔交給你的這個任務就走了呢?你怎么不想想,你這一走,你順年叔還能再安排誰來完成這個任務呢?你看看,一個月前,剛剛一個月前你親筆寫的自己的簡歷:
    趙順年叔你和我嬸子好
    1)我是一九四八年在本村參加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2)1955年7月復員
    3)我是1959年當的支部書記
    4)文化大革命結束建縣委,張修林當縣委書記我當的縣委委員,具體時間我想不起來了
    5)張修林書記哪年當縣委書記我當的縣委委員
    6)我是在1971年我又當公社黨委副書記
    另外,你還寫了你的部隊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二十軍(軍長是皮定軍)七0師二0八團三營機炮連七排一班,連長夏小月,指導員趙連杰。
    再就是被抽調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二七二一部隊(空降師)一營阻擊二連,1952年調司令部任公務班班長,1955年下半年由司令部復員回家。
    振東,一個月前你還親筆寫了自己的簡歷,你數著指頭算算,滿打滿算才30天,你怎么說走就走了呢?我們爺倆還有好多事情沒辦好多心里話沒說呀你知道嗎?   
 (趙振東親筆寫的自己簡歷)
 
振東,你肯定還記得,那年,我和樹森、田溪在家西看著相距不遠的兩個機井屋子的“1140”式體型特別大的柴油機澆麥子,那正是小麥灌漿的時候,麥地邊上的豌豆底部已經成熟,我們三人便商量著“嘗鮮”,用洗柴油機零件的生鐵盆子摘了成熟的豌豆莢煮著吃,結果剛把廢柴油浸泡的土和草點燃,滿機井屋子立即濃煙滾滾,樹森到機井屋子外面的出水池里洗滿臉的油灰時,抬頭一看,見你從東邊過來,要去石橋子黨委開會,我們嚇得趴在麥地里怕你發現,等你盡快走過去。可那機井屋子里面煮碗豆的生鐵盆子底下的廢柴油冒出的滾滾黑煙暴露了我們的秘密行動……這個現在看來純屬“惡作劇”的故事,我每次跟樹森見面,他都講述給在場的其他人聽,并催促我快把它寫出來,他要看,還要給你看,可你走了,你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你順年叔把它訴諸于文字的感人故事了!
    振東,你肯定還記得,那年,諸城縣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咱爺倆坐在縣委辦公室前邊的那排葡萄架下面,利用中午別人休息的時間談論當時的形勢和那天上午會議上劍拔弩張的緊張狀況,你被那些又一次跳起來“造反”,要推倒縣委重組,在縣委里面“摻沙子”的那伙人氣得要跟他們豁上拼上的氣概和決心嗎?那個下午,你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了自己決心,會同其他幾個委員與那伙人針鋒相對,旗幟鮮明地支持上級黨委和縣委主要領導的決定,你慷慨陳詞,“縣委是黨的縣委,是共產黨的縣委,決不能‘摻沙子’摻上‘沙子’,就不是共產黨的縣委”,你的大義與凜然,使那幾個人節節后退,為縣委主要領導增添了力量,使那伙人的陰謀沒有得逞。這些都是只有咱爺倆知道的故事,而你又是故事的主角,我把它寫出來,你可就再也看不到了振東!
振東,你的故事你自己看不到,我覺得這是最大的遺憾,是我的遺憾,也是你的遺憾,是咱們爺倆共同的遺憾!
作品集順年文集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順年文集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10-16 13:10 最后登錄:2019-10-28 17:10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