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當西非埃博拉致死超千人時的思考

時間:2014-08-13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朱蓬蓬 點擊:
  2014年8月12日,中國新聞網轉發外媒報道,世界衛生組織日前表示,在幾內亞、利比里亞、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亞等國家,爆發的埃博拉疫情已經導致1013人死亡。西非當局還稱,目前已登記在案的受感染病例有1848人,包括疑似和已確診的病例。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臨床反應有高燒、嘔吐和出血。
  據報道,本輪第一例埃博拉病毒感染者于3月確診,感染者來自于幾內亞,隨后疫情在西非多個國家蔓延。對此,西非國家已經采取各種隔離和入關的嚴查手段。
  埃博拉疫情持續蔓延,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我國也向相關國家伸出了援手。昨天(10日)晚上和今天(11日),我國派出前往西非幾內亞、利比里亞、塞拉利昂三國的公共衛生專家組已陸續啟程。而搭載援助物資的航班已于昨天(10日)下午起飛。物資主要包括個人防護用品、環境消殺藥品和治療藥物。
  另據國際媒體消息,研發抗擊埃博拉病毒新藥的加拿大和美國Mapp生物科技公司表示,已經將公司所有庫存的新藥試品全部送往西非。
  據悉,令人擔憂的是:世界衛生組織11日召開特別會議討論這種新藥試品運用在人體上可能產生的倫理問題。美國疾控中心此前曾多次強調,關于新藥的影響仍無從得知,需要很長時間的臨床實驗才能觀察清楚。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王宇介紹說,這次我國共派出了3支公共衛生專家組,共9人,分別前往非洲疫情最為嚴重的三個國家,對防控埃博拉疫情提供技術援助。最快的一批已于10號夜間乘飛機前往幾內亞。這也是我國首次以公共衛生專家組的形式對外援助。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王宇也證實,此次專家組成員在將要開展的工作中,不會直接接觸到埃博拉病患。這場始于西非的疫情,不到半年便成為了“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在“地球村”的世界里,人們從互通互融中獲得便利,也必須面對出現的種種挑戰。此次埃博拉疫情,“嚴重且反常”,全球攜手應對乃當務之急,而作為國際社會的重要一員,中國責無旁貸。
  “嚴重且反常”是什么意思呢?筆者體會,一是疫情發展極快;二是疫情來得蹊蹺。
  其實,筆者知悉,在這個世界上,只有美國是最早研究“埃博拉”的,而且是作為殺人的生物武器來研究埃博拉病毒的。
  如果感興趣,翻一翻美國人邁克爾?卡羅爾所著的《257實驗室》,就會知道,在紐約市區,一直存在著一家由美國政府和軍方控制的絕密生化實驗室,從上個世紀60年代到本世紀,在美國先后莫名其妙出現的萊姆關節炎、變異口蹄疫、西尼羅河病毒等怪異的疾病均是源于該實驗室。這本書的作者調閱了大量軍方絕密檔案和已解密的政府文件,調查研究費時7年。該書在美國曾引發轟動。而書中數處提及“伊波拉病毒”,也就是現在肆虐非洲的“埃博拉”病毒。以下摘選其部分:
  【“1954年,紐約附近的普拉姆島迎來了一批批神秘的客人,有美國著名的動物病毒學家,有最早把炭疽病毒開發成武器的科學家,有二戰后被美國招募的納粹細菌戰負責人……大批實驗動物被運到島上,原來的舊建筑物翻修一新,有了一個新的名字“257實驗室”,是美國農業部與軍方共同組建的生化武器實驗室。”
  “威廉姆欣肖博士(WilliamHinshaw)是德特里克堡的動物疾病主管,負責研究破壞敵人食物供給的生化武器。雖然他已于1966年退休,但在20世紀70年代依然是普拉姆島的常客,并擔任島上的顧問。查理透露,威廉姆博士當年正在研究一種“非常熱門”的猴子病毒,很可能就是后來的伊波拉病毒(又譯“埃博拉病毒”)的雛形。”
  “2002年8月,普拉姆島上的員工進行了罷工,到了第二年的6月,布什總統(GeorgeW.Bush)把普拉姆島移交給了國土安全部。這個故事就一天比一天有趣了。1995年,羅杰主管正式從普拉姆島離任,但他一直在背后操縱一切。2000年6月,羅杰最終選擇了65歲的戴維希克斯索爾(DavidL.Huxsoll),讓他擔任普拉姆島的新主管。一位了解這一任命內情的科學家說:“選擇他的原因,是因為他有生物戰方面的背景,羅杰一直對生物戰很感興趣。他特別喜歡神秘的東西。”戴維出生于印第安納州的一個農業小鎮,自小就對牲畜感興趣。和卡利斯一樣,他也畢業于普渡大學(PurdueUniversity)。戴維在軍隊呆了30年,一直在全球范圍內搜尋病毒的蹤跡。1983年,他被任命為德特里克堡研究所的指揮官。希克斯索爾博士說:“那里最有價值的就是人才。我們不惜一切防止疾病的發生,并在出現狀況時控制局勢。”
  作為那里的指揮官,希克斯索爾曾經歷了伊波拉病毒在弗吉尼亞州的爆發。當時,他采取了一項有爭議的舉措——派兵干涉本屬于疾控中心的事務。這是由于疾控中心缺乏有效手段。“當時,我要考慮各個方面的因素,可能產生的危險、安全問題等等,你必須立刻采取行動,而當時唯一理智的做法就是,盡量保障大多數人的利益,盡管這個決定做得很艱難。”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他派出了受過專業訓練的士兵,由10年前帶著裂谷熱病毒去埃及的彼得斯率領,成功擊退了伊波拉病毒的襲擊。”】
  從上述描寫可知,在埃博拉病毒剛出現,美國政府和軍方就對其展開了研究,目的是用于生物戰。此外,埃博拉病毒曾在美國本土有過爆發,最終得以控制和平息。
  據對美國研發生化武器的德特里克堡的研究發現:
  【美國曾在冷戰期間考慮將埃博拉病毒作為針對蘇聯的生物武器。埃博拉因其致命性強而考慮作為生物武器,但由于病毒孵化期短,很可能在先殺死一部分人之后無法大規模傳播。因此有些病毒研究者希望通過結合天花病毒,制造出一種傳播范圍大、殺傷力強的病毒,作為恐怖襲擊武器。有媒體報道,位于美國馬里蘭州的美軍醫學研究所是一個基因武器研究中心,這里的科學家已用基因工程技術將天花病毒與一種最新發現、致死性極高的“埃博拉”病毒結合在一起,生成了一種名為“天花-埃博拉病毒復合體”的基因武器。據稱,它既有天花的高度傳染性,又有“埃博拉”的嚴重內出血致命性,即使接種了疫苗也無濟于事,威力相當驚人。】
  另據美媒報道:美國疾病控制與防治中心(CDC)主任弗里登(Tom Frieden)8月3日表示,埃博拉病毒的確在某些西非國家“失控”,但通過采取某些“經過驗證”的公共衛生措施,是可以控制的。他說,事實是可以制止埃博拉病毒的蔓延,美國知道如何控制該疫情。
  至此,我們可以明白這埃博拉病毒是怎么一回事了。據筆者從武漢媒體得知,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和華中農大曾經聯手在中國的蝙蝠血清內檢測出了雷斯頓埃博拉病毒抗體,這說明這種病毒可能傳播到中國有一段時間了,所幸目前這一型目前對人類并無太大危害。人,作為埃博拉的終末宿主,是疾病大規模傳播的主要途徑,我國的各口岸也都已經提高了戒備等級,不只是針對來自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還包括前段時間西亞和中東出現的中東呼吸綜合征及脊髓灰質炎。
  還有,如果看過達斯汀霍夫曼主演的電影《危機總動員》,就知道何為恐怖。一九八九年,埃博拉病毒曾因輸入實驗用的猴子而意外入侵美國維吉尼亞州,當時美國的疾病管制局和陸軍傳染病研究所,使出渾身解數才化解將這場危機。這場意外則是分別由當事人和一名記者寫成了《第四級病毒》以及《埃博拉浩劫》兩本書,《危機總動員》就是改編自這次事件。
  你也許沒有看過這部電影,但筆者這樣介紹,你就一定懂了。諾貝爾說:“生命,那是自然會給人類去雕琢的寶石。”羅曼羅蘭說:“人生不售來回票,一旦動身,絕不能復返。”車爾尼雪夫斯基說:“生命,如果跟時代的崇高的責任聯系在一起,你就會感到它永垂不朽。”
  問題是這世界上偏偏就有一些戰爭狂,他的生命總是跟制造各種病毒聯系在一起,你看該怎么辦呢?
  2014年8月13日星期三
作品集朱蓬蓬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