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安定劑

時間:2016-08-31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京極淳一 點擊:
安定劑

(一)
“喂,喂!你傻了?”肩膀被劇烈搖晃的感覺和略帶著嘲笑的喊聲讓S漸漸回過神來。此時的他正靠著墻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上還穿著白大褂。
“喂,你是醫生?”問話的人約摸40歲,長得一副兇狠的樣子,說話聲里還帶著濃厚的痞氣。S掙扎著抬起頭看了看四周,除了自己眼前的人以外還有三個人,他們也都坐在地上,以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面前的男人見S半天不說話還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樣子,大概是覺得無趣,嘟囔著“看來真的是傻了”就走開了。
傻?不,我不傻,而且我是醫生。S的大腦好像漸漸恢復了運轉。對了,我是醫生,X醫院的外科醫生,雖然只是在實習。我今年23歲。等等,為什么會突然想到年齡?哦,之前審訊的時候警察問過我。審訊?S的瞳孔突然放大,他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現狀——暫時羈押在拘留所,和其他四個人關在一起,他是嫌疑犯,罪名是謀殺。
 
——姓名?
——S.
——年齡?
——23歲。
——那就是1889年生的吧?
——嗯。
——你是外科醫生?
——是。
——在哪家醫院?
——X醫院……呃,實習。
S在那間小房間里并沒有呆多久。大概20分鐘后他就被帶上手銬,押上了警車,進了一間更大的局子,然后坐在了審訊室的椅子上。S隔著桌子注視著對面負責審訊的刑警,雖然對方的眼睛因為鏡片反光根本看不見。不過他還是注意到了那刑警在記錄的時候總是皺著眉頭。
——讀的哪所大學?
——Z醫大,現在是大四。
S回答問題時似乎很熟練,但這的確是他是第一次接受正式的審訊。他突然想到,就在一個多小時前,給他帶上手銬的警察也問過同樣的話,不過當時的他幾乎一句都答不上來。想到那時的情況,S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
——你笑什么?!
刑警明顯被惹怒了。S自己也吃了一驚,沒想到自己居然在這種嚴肅的時候笑出了聲。
——是不是嫌廢話太多了?那好,咱們干脆直接問些重要的事情吧。你和A有沒有什么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不,沒有。可是S卻沒有馬上回答,因為他覺得就算自己這么回答了那刑警也不會相信。之后的審訊S幾乎都是在夢游中度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什么。他覺得自己的靈魂好像再一次脫離了肉體,等到回過神了的時候他已經在兩名刑警的“陪同”下走出了審訊室。“我能回家了嗎?”S定了定神,向走在他左邊的那位詢問道。
那刑警以一種似乎非常不可思議的表情盯了S幾秒鐘后才把頭轉回去,又沉默了幾秒后才緩緩地開口說:“一般情況下,刑事拘留的時間大概是7天,不過像你這種特殊情況的話應該會延長到10天。哦,到了。”走進第一扇鐵門,一股霉味夾雜著腥臭的復雜氣味撲面而來。“這里是牢房啊,”S心想,“看來我真的是因為謀殺被捕了。”不過這一行人的步伐并沒有變化,他們并排穿過了好幾扇鐵門,不過走進最后一扇的只有S一個人。而且門里已經有一個人了,還是個剛剛見過面的人。“你的情況我們已經通知了你的家人和學校。好好休息吧,明早還有一次審問。”另一位刑警面無表情地說完這句話后重重地關上了鐵門。
 
 
 
 
 
(二)
S的“室友”正是在拘留所里和他關在一起的那個老痞子。“傻子,我們又見面了。”那人說話的時候嘴巴向一邊歪著,露出了一個及其惡心的笑容,這表情一下子激起了S的怒火。“你說誰是傻子?!”即使是受了極大的刺激,到底S也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多少也是有些脾氣的。“得得得……哥們,我不就開個玩笑嘛,你別當真啊。”老痞子說話的語氣一下子就軟了下來,還示意S坐下慢慢聊。S自然也不好發作,只好坐在床鋪上等待著老痞子發話。
“兄弟,不簡單吶,”兩句話下來,老痞子居然開始和他稱兄道弟了,“聽說你是因為殺人進來的?”“這……”一句話問得S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哎……我也是犯了事才進來的。兄弟幾個喝的好好的不知怎么的就打了起來。哎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帶了把刀……”老痞子抹了把臉,搖了搖頭,一副很后悔的樣子。但S卻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悔意。“呵呵……兄弟,跟你說實話吧,我在這也就呆這一個晚上,明天就要上法庭了。” S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此時他面前的老痞子雖然面部表情各種糾結,但是,他分明是在笑的。“嗨嗨,明天死了也值了,”老痞子突然抬起臉,S看到他放大的瞳孔正緊緊的盯著自己,“兄弟你也殺了人你應該知道吧,血噴到身上的時候還熱乎著呢!只要在脖子上切割口子立馬就跟噴泉似的,你見過吧,那紅色真是漂亮!哈哈……”
看著眼前漸漸變得瘋狂的老痞子,S突然覺得有些不知所措。老痞子顯然是把自己當成了臨死前傾訴的對象,而不是懺悔的對象。雖然也是殺人,但是,A死的時候渾身上下出血的地方只有自己扎的兩個針眼而已。對于那種熱情奔放的死亡,無論老痞子如何生動的描述,也無法引起自己的共鳴。老痞子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也就過了一兩分鐘,他就安靜了下來,對著S搖了搖他那個漲得通紅的腦袋,卻再也沒有正眼看他。“你選錯人了,”S心想,“作為你最后的聽眾我似乎并不合適。”
這一夜S睡得極不踏實,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翻來覆去不知道醒了多少回。倒也不是因為不安或者做夢,大概就是單純的不習慣陌生的床。只是,每當S睜開眼的時候,都能看到老痞子坐在床邊,雙手抱頭的身影。
等到S徹底醒來,老痞子已經不在了。S的審訊安排在上午9點。
 
——繼續昨天的話題吧,你跟的教授并不是A的主治醫師啊。你不是說你們之前并不認識嗎?那你為什么要接近A?
這次換了一位刑警,皮膚黝黑,身體結實,看上去比昨天的年輕,剛一開口就恨不得噴出兩團火來。看來之前的那位被氣得不輕,特地換了一個更厲害的來。但奇怪的是,S居然沒有感到害怕,難道這就是所謂死刑犯的心態?
——我沒有故意接近他,只是覺得他有點像我父親。
——你父親是?
——跟他一樣的,胃癌。
——你的父親已經不在世了吧。
——我7歲的時候去世的,應該是1996年。
說像的話,其實有些牽強。父親去世的時候還不到40歲,得了急性胃癌,從確診到死亡也就兩個多月,和死于慢性胃癌的80多歲的老爺子還是有很大區別的。S突然想起了當時自己特別注意到A的時候,應該就是看到別的教授為他觸診時的樣子吧。那緊盯著醫生的緊張的眼神,和說相信醫生而且會積極配合治療的表情,真的和自己父親生前一模一樣。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還以為自己得的只是胃潰瘍而已。
——你也知道A他也活不了幾天了吧。
——知道,也就一兩天的事。
——那你為什么還要殺他?
是啊,為什么呢?S又想起了A那因為嚴重的黃疸變得蠟黃的干柴似的胳膊上那兩個小針眼。青色的靜脈上的兩個小紅點大約隔了兩厘米,差不多是毒蛇兩顆毒牙之間的距離。突然間,S突然覺得自己就是一直毒蛇,細小的針眼變成了毒蛇的牙印,兩股血液就這樣噴向了他的喉嚨,還是溫的。
——喂!問你話呢!
——我……我也不知道。
不對,我不是毒蛇。毒蛇是狩獵者,我不是。如果硬要說的話我應該是天使,穿白衣服的天使,雖然我不是護士。我不是在狩獵,我其實是在拯救。拯救?拯救也不對。那么,我到底算是什么呢?
3個多小的審訊里,S一用走神了9次。看來審訊員又要換了。


作品集京極淳一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欄目列表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