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恐怖|科幻 > 靈異恐怖小說 > 地獄客滿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沃克的尷尬
第十一章 沃克的尷尬



更新日期:2011-08-15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第十一章 沃克的尷尬

 

    “熱能槍準備,目標鋼甲喪尸,定點齊射。準備。”克拉又開始擺造型了。這邊戴爾不干了,“你這個家伙都什么時候了還擺造型,給我融化了它。”

    “放”克拉一個放字出口無說熱射線從鐵骨戰士的搶口噴出。

    “嗷……”鋼甲喪尸大喊一聲,這一喊不要緊,居然把遠處的憎惡喪尸團引過來了。

    憎惡邁著整齊的步伐向飛船所在地開進,現在飛船還在大修,而且是集體大修,根本沒辦法升空,以憎惡的體積,沃克根本別想把它吹上天,就算是吹上天了也要承受被砸的危險,被千斤的憎惡砸一下可不是鬧著玩的,那需要成為肉醬的勇氣。“這次會不會就Game over了吧。”這句話是戴爾說的,對于他來說這次對于喪尸的屠殺更象是游戲,完全沒有危險。

    “我想不會的,看我的新絕招,無敵灌風槍。”沃克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到了,揮手一個只有手指大小的風針出現在手上,完全跟風槍的名字不符。

    “去,什么破招數啊。”原本以為能稱為這么拉風的名字會是什么拉風的能力,誰知道憎惡胖子的防御是超高的,這個小針怎么可能殺死一個胖子呢,更不要說是一群胖子了。可是奇跡總是奇跡,如果不離譜就不是奇跡了,不過像一根針殺死一群喪尸的事情實在是沒有人能想到是奇跡,只能是神跡,但沃克確實做到了。“我要積分!”沃克喊完一根風針帶著狂風向著憎惡群呼嘯而去,狂風化成千萬個風針刺進憎惡體內,瞬間濃縮了風力的風針開始稀釋成空氣,憎惡被突然膨脹的空氣撐爆,血肉爆炸成血霧,揮散開來,一根風針力量的強大已經到了神跡的程度,實在是……太夸張了。“這次我是多少積分?”沃克問道。

    “……”克拉現在已經傻了,智商完全低級到了極點,但是他瞬間就清醒了,意志力比其他人完全高出很多。“沃克,我要抽血”哦……好吧他還不算清醒因為這第一句話就是一句胡話……雖然沃克人氣爆發用壓縮風針將幾十個憎惡殺死,但是……那只是一部分況且,現在沃克已經因為第一次釋放理論上的技能而精神力降到了谷底,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攻擊力,只能在旁邊觀戰。“沃克,你進飛船休息吧,這次的積分已經存進了監視器中,憎惡雖然是四級進化喪尸但考慮到它的特殊性給你按照6級喪尸算,加上誤殺的幾十個投擲喪尸,你現在已經賺夠本了。估計已經夠你下輩子花的了。”克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才恢復理智。“好了精英們,去幫幫我們的朋友。”克拉對機甲和鋼架部隊說到。

    關公門人此時已經與憎惡喪尸正面交鋒,近戰重武器的優勢立馬出現,基本上,憎惡的防御力根本不夠看,完全可以一刀兩斷,地上出現了無數兩半的喪尸,或許真正麻煩的是茅山道人,他們的僵尸完全是憎惡的下酒菜,只有那十幾個僵尸皇者還有一拼之力,“齊天之巍巍,玉皇之威威,解,封印之脈。”茅山道人使出了最后的一招,皇血咒,也就是激發僵尸生前的皇族血脈,使僵尸的力量提升數倍,但缺點有很多,首先是限制,必須是僵尸皇者,其次使用這個招數之后,所有僵尸皇者會退化回普通僵尸,最后就是原本催生出來僵尸皇者的那個人會因為經血逆襲而死。蜀山派的實力還是很強的不過碰上了肉厚防高的憎惡也只能達到戴爾的層次,不過不同的是戴爾是硬碰,蜀山是游斗。

    “那個是什么?這么大的憎惡我還第一次看見,看,他的眼睛是紅的,看樣子會嚇壞小孩子,發火的喪尸是不好辦的。”戴爾看見了一個超級大的家伙,它就是后來被稱作的暴怒喪尸。可以說是憎惡喪尸的尸王。“好了,該我出手了。”雪鈴感覺到了,這只喪尸沒有任何精神力。

    “嗷”狂暴喪尸大吼一聲,身邊的路燈燈柱隨手拿起,隨著這一聲大吼,雪鈴的身體也軟了下去,這是失去了精神的控制。身體自然就軟了,雖然喪尸也沒有精神控制,但是他們是有本能控制的,從某種角度來說本能也是一種低級精神。狂暴喪尸拿起路燈燈柱,開始狂掃,由于是在喪尸群所以不怕有什么誤傷。身邊不管有什么喪尸都一律成肉餡……

    “看來這次雪玲是賺大了,不知道現在她的積分怎么算。”沃克看著雪玲瘋狂的秒殺著成片的喪尸他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拼勁全力才能做到的事情居然有人可以做的更好。而且好像很輕松似地。此時克拉在做什么?指揮軍隊?不,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穿上中型戰甲,上戰場,看見別人都在撈積分,他只能指揮機甲戰士和鋼架戰士賺來的積分根本不是自己的,雖然積分對于他來說沒有用,但是秉承能省就省的原則,殺掉一個喪尸就省一點積分,殺掉一個三級喪尸就會省掉幾百點,雖然一萬點積分才可以換一分……沒辦法,現在克拉那是賠掉老本了。克拉的全覆蓋式中戰甲,整個就是一個終結者,還是終結者形態的變形金剛,伸出左臂,手已經變形成格林蘭機槍,右手變成艾菲榴彈炮,胸前的覆蓋打開,里面裝滿了各種槍管,成片的子彈好像不要錢一樣飛射而出,喪尸卻沒什么反映,戴爾正在目瞪口呆的時候,再看見喪尸完全無語了,拉風是夠拉風,但是……你用上世紀60年代的武器也就算了,你拿上世紀60年代的武器打最低級也是鱗甲喪尸的尸群那也無所謂,關鍵是耍的太摔了,沒錯,摔的細碎,撿都撿不起來,風一吹就跑了,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暈了,不小心把存貨拿出來了,這才是正招,超級光能離子炮。”克拉為了挽回顏面,將雙手合并,兩個手完全合并在一起,一個巨型大炮豪華的出現在大家面前,之所以說是豪華,那是只是因為豪華,各種精密的原件完全契合出一個拉風的炮身超大口徑,自動光學瞄準器,光學集中器,濃縮鈾做驅動,激光生成器,自動填彈裝置……各種裝置組成了這個光能粒子炮。“彭……”正當各位以為能有什么大動靜的時候,開始發炮了,不過沒有什么炮彈打出去,而是炮管被炸了,反沖力將身后的喪尸變成了肉泥無數,無論什么級別的喪尸都不能幸免,直接沖出去三千米,三千米的長路沒有一個生物,只有在盡頭,遠處的某大廈墻壁上出現了一個機架型的深洞,克拉被深深的貼在墻上。不過這次所有看向克拉的眼神都不同了,他們終于知道沒有炮彈用自動填彈裝置時做什么的了,還有濃縮鈾做的驅動,普通炮完全沒有必要,原來是用自己做炮彈……“克拉這小子的腦袋跟別人就是不一樣啊,居然想到了這么拉風的東西,不過他這么精打細算的人怎么也這么浪費了,這炮管可是很貴的,也不知道備了多少炮管,不過他怎么回來啊?”戴爾還在為克拉擔心。“還好我有自我救助功能。”克拉說完按下了一個綠色的電鈕,銀白色的液體從機械手臂的斷口處流出來,一會兩個手臂出現在機甲身上,抓住墻壁爬出了這個墻上的大洞。

    “這么遠,要是炮做好的話不是很有毀滅性?”克拉現在開始充滿了無限瞎想,要是每一個機甲戰士都有這個炮,那奪回地球不是指日可待了?想到得意處他哈哈大笑。他真是太天才了……他完全忘記了他的處境。不過他不擔心自然有他的方法脫離危險。來到了大廈門口他才發現了很嚴重的問題,他已經被包圍了……

    “這樣也行?”克拉想完,按下了變形按鈕,這個按鈕是坦克變形,又是一個上世紀60年代的產物,虎式坦克,不過裝甲被加厚了,這家伙難道想直接壓過去?

    克拉并不想從陸地回防,而是看好了天上,這個60年代的坦克奇跡般的多出了一個翅膀,尾氣筒改造成了推進器,火光凸顯,這個坦克居然升空了……

    “看來我是一個天才。”克拉正得意的時候,以外發生了,正如那句話說的他猜中了開頭沒猜中結尾,由于體積加大,重量也增多,所以原本的推力也要加大,雖然這點算到了卻忽視了燃料問題,剛升上半空,一個尷尬的處境出現了,居然沒有燃料了。坦克從半空中直接摔下來,砸死了無數喪尸,還好他的東西質量都很過關,尤其是減震裝置那更是沒的說,從幾百米高的地方居然之感受到了輕微震動,一點傷都沒受,不過也給了他很大壓力,至少嚇了一下那是必然的。沒辦法只好開動坦克,調到了最大馬力,直接沖過去,炮筒也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錘子,并且筒身加長,具體多長,還沒量過,坦克上半部分不停的順時針飛轉,喪尸都被砸飛,但是那是鱗甲喪尸,防御力很強,飛出去后又爬起來繼續向坦克沖去,可是那速度根本追不上坦克。壓在喪尸身上的坦克根本壓不壞那些喪尸,鱗甲級別的喪尸承受不住坦克的碾壓,但是擁有超強防御的憎惡級別喪尸卻完全可以不把坦克當回事,坦克在顛簸起伏中向據點進,或許可以被稱為據點,因為那里現在也不是最安全的。“時間過的太長了,應該想辦法救援。”這是沃克的想法,變換出鱗甲盾,拿上灼熱之劍,向尸群沖去,原本被喪尸的肉泥鋪滿的長路上又布滿了喪尸,沃克抬起鱗甲盾,灼熱之劍插在腰間,右手支撐住左手,向喪尸沖鋒,路上的喪尸都被撞飛,可是剛沖出500米就停住了,因為撞到了一個不該撞的東西。那個東西無論體積還是重量都是噸位級別的,沒錯,戴爾撞到了一個憎惡喪尸。好像是一堵墻擋在戴爾面前,一只大手拍向戴爾,戴爾鱗甲盾抬起,灼熱之劍插在地上,另一只手頂住鱗甲盾,“咣”鱗甲盾擋住了大手,戴爾的雙臂也震麻了。被幾百斤的手臂砸一下是人都會受不了,戴爾卻只是麻了一下,這從另一個角度說明戴爾已經不是人了,是怪物。戴爾下蹲,側滾翻,帶起了一捧塵土。巨掌拍下,帶起了一堆塵土,戴爾還沒起身的時候,已經被塵土給掩埋了……

    從土堆中爬出來,吐掉口中的塵土,現在他知道了,什么叫不撞南墻不死心了,現在這個憎惡就是他的南墻,雖然他是朝北邊跑的,但是這句話現在是真真切切的烙印在他的心里。這時候,喪尸已經將戴爾圍起來了,戴爾有種要哭的沖動,這是什么事啊,后面的援軍應該快到了,我要為自己找點面子才行,如果要是跟這些喪尸戰斗,姿勢再帥一點或許會很有面子。可是想法就是想法,想法雖好卻很難成為現實。“啊……”戴爾大喊一聲,一根鐵棍正好插在了戴爾唯一沒有被鱗甲覆蓋的菊花深處……具體位置自己想,被投擲喪尸爆了菊花,此時正好喊殺聲易經進了,戴爾一咬牙,把這根剛剛與他進行負距離接觸的長棍給拔出來,根本沒有在意上面的那點嫣紅,提起灼熱之間,開始以一種奇怪的姿勢殺喪尸,在別人看來就是剛被人爆完菊花,捂著自己的臀部踉蹌逃走的樣子,不過他確實在以這種姿勢戰斗,可是他卻恰到好處的躲過了大多數攻擊,后來有人把這一套動作做成了閃避秘籍并且在軍隊中大范圍推廣,當然這都是后話。看著周圍的喪尸尸體,戴爾心中可算松了一口氣,但是,以后的日子里這場戰斗成為了他心中的一根刺。誰都不想看見自己爆完菊花再戰斗的動作。可是未來很長很長很長時間都要在這個日子中度過,有時候還要自己親自示范……最郁悶的不是戴爾,而是雪玲,看似強大的雪玲卻有自己的弱點,那就是這個身體不是她的,習慣忍受這個巨大身體所散發的臭味,卻忍受不了用精神來控制這個巨大怪物的壓力,實在是太……這個字應該是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疲乏。

    殺掉數以千萬記的各種喪尸,所有人戰斗力都下降了許多,可是奇跡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一個絕對拉風的大型火球出現在喪尸堆中,然后是爆炸,四周的喪尸全都成為了飛灰。天空中出現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的人,手中是一個水晶球,手一送水晶球懸浮在他的胸前,這個神秘的人是誰?究竟有沒有人知道?拉風的出場實在是太令人目瞪口呆了。一根正方形,很規則,拿著很順手的,板磚悄無聲息的向神秘人飛來,神秘人現在仍然不清楚自己的危險還在洋洋得意地看著下面凌亂的喪尸,戴爾現在正在跟周圍的喪尸殺的昏天黑地,尤其是面前的這個憎惡,打的他沒有還手之力。“砰”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神秘人的腦袋上多了一個洞,鮮血順著臉留下來,水晶球掉落在地上,碎了。底下一群人都傻了,然后不不約而同的伸出中指,連底下的喪尸都朝天上看去,然后也伸出了中指,現場中指林立,完全超乎想象,壯觀的程度超過了戴爾獨自沖向尸群,撞飛路過的所有喪尸的程度。真是天妒英才啊,這么強大的一個法師居然被一個板磚拍倒,實在是夠無厘頭了。這拉風的出場,卻會這樣收場,出場時間完全跟拉風程度成反比。

    戴爾在跟憎惡交手,四周到處都是被戴爾順手收割的喪尸尸體,可是這個憎惡太恐怖了,根本不破防,憎惡身上已經有了幾千個傷口,里面不斷向外流出臭血,但是就是沒見有衰弱的跡象,估計想要讓一個憎惡流血過多休克那只有克拉能做到。“重力,角度,力度,騰空……”戴爾此刻開始想起了那個被他砍成兩半的憎惡喪尸了,此時身后剛好來一個鱗甲喪尸,戴爾向他沖去,“騰空……”腦海中想起這個詞,此時戴爾已經跳起來,一腳踩在喪尸的胸口,借助力的反作用,向斜串起,在天空中灼熱之劍關閉火焰,成為一把鐵劍,“力度”戴爾雙手我劍,鱗甲盾收起,全身的力量都放在雙臂,“角度”劍呈37度,正好是切字訣的標準角度,“重力”,此時戴爾已經開始向下落下,全身的重力已經開始向雙臂集中,一劍必中……“噌……當啷”兩聲過后,憎惡抬起的手臂出現一個大大的裂口,深深的黑色骨頭發出金屬光澤,鐵劍應聲而斷。

    “我要瘋了……”戴爾現在只有一種吐血的沖動,此時,憎惡的手已經抬起,向戴爾拍來,戴爾落地直接側滾,剛好躲過憎惡的巨爪,但是還是被地上的塵土給掩埋。

    從土堆剛剛出來,吐出口中的灰塵,現在他真的要崩潰了,此時隆隆的坦克聲響起,克拉的坦克已經開過來了,身后追著一群憎惡喪尸。戴爾現在有種想撞墻的沖動,坦克的巨錘砸飛一個鱗甲喪尸剛好將與戴爾戰斗了2個小時的憎惡喪尸給砸倒,憎惡短胖的脖子直接與腦袋失去連接,再看憎惡喪尸的尸體,戴爾已經想到了原因,因為他脖子上有一個深入骨的傷口,而飛過來的喪尸剛好砸在他的腦袋上。而與那個傷口剛好呈一定角度,腦袋自然飛起來了。此時,戴爾不想吐血了,他想自殺,這么簡單就可以砍飛憎惡的腦袋,如果要不是想再現那次的絕命一擊他也不至于將手中的戰斗武器弄斷。也不至于像現在那么狼狽。

    “戴爾,上來,我帶你走。”克拉從坦克上端露出腦袋,當然這個腦袋是他的機器人的,戴爾現在站在坦克邊上,在巨錘揮過來的一瞬間,抓住巨錘的把柄,爬上坦克,坦克的巨錘停止揮動,上面出現一個蓋子,被自然打開,戴爾想也沒想,直接跳進去了,過了一會,戴爾坐著安全彈射座椅出現在天空,正當戴爾發愣的時候,從坦克里面傳來一個聲音“把身上的臭血洗干凈再進來,你身上太臭了。”克拉真的想救戴爾一下,可誰知道,跟憎惡喪尸拼了那么久,身上早就沾滿了它的血,腥臭的味道已經無人能及,其實在戰場上殺喪尸的戰士沒有幾個沒有腥臭的,但是要注意的是,憎惡喪尸那可是渾身是瘟疫病毒的,任何體液都散發著尸臭,還具有傳染性,這是憎惡的另一個可怕,而關公門人都是鍛煉的關門氣,身體的抵抗力是無與倫比的,一般的臭氣還傳染不了他們,道家講究的是天然及天地之靈氣采日月之精華,因此,對于臭氣的抵抗力甚至比關公門人還強。因此,道家的蜀山門人和茅山道士都具有完全的抵抗能力,而那些機架戰士跟鋼甲戰士,他們的大腦保存在封閉的空間中,不可能被傳染,至于克拉,他根本就不參加戰斗,唯一的就是這次。還好克拉知道分寸,直接把他彈射到了關公門人那里,戴爾降落到了地面,此時,關公門人正在用大刀砍瓜切菜一般的砍著憎惡喪尸,但是,就是這么大刀闊斧的攻擊,就是一個憎惡尸體都看不見,一個都沒砍死,沒辦法,憎惡的防御太高了。“這樣也可以?”戴爾現在真的無語了,向關公門人借了一把大刀,這種大刀是關公門家族獨家量產的,這次沒人備了4-5把,全是按照當年關云長的青龍偃月刀仿造的除了沒有青龍精血以外完全是用精鋼打造的,雖然少了靈性,少了一些攻擊力,卻是分量十足。戴爾拿著大刀,開始在關門面前舞大刀了,大刀一揮,感覺很踏實,很沉穩,關公門原本不想借給他,可是看到了他的裝備,直接把大刀借給他,他們也想看看這一身穿著黃金鱗甲的牛人會怎么用大刀,原本是想看他出丑的,誰想到戴爾這家伙根本不給人機會,打開鱗甲盾,向喪尸沖去,一手握刀,一手支盾,那樣子,再配上那一身鮮紅的鮮血,拉風這個詞已經下臺了。“絕命”這個招式就是他剛才命名的,也就是將憎惡砍成兩半的那個招式。騰空,下砍,憎惡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被砍成了兩半,在不久以前戴爾就是這樣十分帥氣的殺出包圍,現在又十分帥氣的被包圍了……關公門人都在對戴爾品頭論足,這個家伙實在是太囂張了,這一招斬月原本是關公刀法的起刀式,只不過加上了一個跳躍動作,如果按照攻擊體位的對照這一刀就是起刀式,關公門人怒了,動作一致,全開始用起刀式,對憎惡全方位反擊,配合青龍內力,即使一不小心有喪尸用手臂抵擋一下也會把手臂斬斷,然后在順著刀勢把喪尸腦袋砍成兩半,于是地上多了許多成為兩半的憎惡喪尸。憎惡喪尸被突然的反擊打的措手不及,可是已經死亡的它們不知道后退,于是一邊倒的殺戮開始了。

    很快沃克帶著身后的憎惡部隊來到了戰圈,這里是機架部隊跟鋼甲部隊的戰圈,他們還沒有接觸過憎惡喪尸,或許說接觸過,但是,都避免了正面的交鋒。鬼知道他們的弱點,沒辦法,只好用通用戰法,向頭齊射。憎惡喪尸不斷被殺死,但是殺死的速度遠遠趕不上憎惡喪尸增援的速度。往往幾十顆子彈過去,成為蜂窩好會繼續前進幾步,直到打在眉心才會轟然倒下。

    “他們的弱點在眉心,向眉心齊射,注意節省子彈,開啟輔助瞄準。”這個人是副指揮,與克拉不同,他的智商很正常,卻是一個完全的戰爭家,但是在智商超變態的戴爾嚴重那些策略都是小兒科,于是這個過去無論哪個國家都想挖來的戰爭策略家成為了副手,不過對于他的戰場敏感性還是值得信賴的,這是這種信賴讓人們再次突破了喪尸戰爭的一道巨大的障礙,從此憎惡的無敵時代結束了。

    “賺取積分的好機會啊。”這是每個成員的心聲,一個喪尸就是一積分,也就是1000分。

    克拉現在真的是很無語,這次的一炮絕對是經典之作,路上的喪尸叫他賺了幾千積分,加上被他不小心用坦克壓死和砸死的喪尸可是一個不少的收入啊。但是看到了這些小弟們,一個個都找到了對付傳說中不死的憎惡喪尸的方法那真是郁悶的要死,他的攻擊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小弟們卻找到了安全有效的方法,這些都是十分郁悶的事。“機甲變形,速射勇士。”克拉說了一句。坦克立即變形。還是那個剛一開始的造型,不過,武器換了,換成了十四個加強光子狙擊槍,一次可以自動瞄準十四個目標,指定體位射擊,點在憎惡的額頭,可是剛要大展身手的時候,發現能源不夠了。無奈,光子狙擊槍是需要巨大的能量。同樣變形也要很大能量,但是在坦克變成人形的時候,使用能量就會減少,這樣,一正一反,就剛好夠回到戰圈的地方,卻沒有了攻擊的能量了。“轉換實體子彈,AWP自動瞄準型。”克拉現在只好更換武器了,能量武器是用不上了,只好寄托這個20世紀最強大的重狙槍可以破掉憎惡的防御了。“子彈不足。”看著顯示器克拉又無語了,這都是什么事啊,實體子彈居然只裝載了那些沒用的60年代的彈型,有用的子彈居然都沒有裝載,終于知道大智若愚有時候會是致命的,無奈,只好快速沖刺,越早會基地越好,那樣就可以補充燃料了。等等,太陽能,這個好東西怎么忘了?“開啟,太陽能板。”指令剛下,太陽能板已經啟用,只見機器人后背的擦槽打開,一手伸到背后,抓到一個黑色的東西,“噌”雨傘開啟的聲音,一把黑色的太陽傘就出現在大家面前,由于打著傘根本走不快,所以只好悠閑地走了,于是這個畫面成為了克拉今后最大的榮耀,在喪尸林立的地方打著傘悠閑地獨自壓馬路……從此一陣風潮刮過,許多戰士情侶都喜歡這樣浪漫的戰斗方式,手挽著手,打著一把漏了幾個破洞的太陽傘,走在偶爾出現喪尸的大街上,談情說愛……“動能恢復,現在轉換光能。”顯示器上出現這樣一句話,克拉開始傻笑了,這原本不應該出現在他臉上的。可是現在卻出現了,說明這次的危機給了他很大打擊。或許換句老話說克拉傻了。但是他還是一個天才,一個傻子天才。也就是一個運氣跟智商極高的傻子,至少現在應該這么說他。“光子武器可以攻擊。”現在又換成了光子狙擊槍,轉過身槍口對準身后的喪尸,不斷射擊,每一槍都準中眉心,喪尸開始成片倒下,克拉現在的傻笑變成了狂笑,從一個傻子變成一個瘋子,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現在的戰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全面的戰爭開始爆發了,而且是一邊倒的屠殺,但是喪尸貴在人多,幾百萬大軍壓下來,跟人類部隊根本不成正比,人類只剩幾十人,有戰斗力,而那些喪尸是不知道疲倦的。“這一仗打完我要好好洗個澡,身上很黏。”在屠殺的時候還會有人聊天。

    “身上很黏?你那是汗,光射擊就一身汗,看看那些機架戰士,他們可都是肉搏,這邊的人很鄙視這個有潔癖的戰友,但是他身上也都是汗,黏黏的,很不舒服。

    “砰……”耳邊響起了子彈穿過的聲音,他知道有人救了他一命,回頭一看,抬手就是一槍。

    “不欠你的了。”這個剛被人就了一命,立即救下了剛才救了他的那個人。

    “你總是那么敏感,我什么時候才能讓你欠我人情呢?”這個就是那個救人的人。

    “我不喜歡欠人情。”說完又朝他射一槍,子彈的軌跡正好順著那個人的耳朵到達他身后,然后帥氣的吹一下槍管“現在你欠我人情了。

    “……”無語中。

    此時關公門已經將安全區域擴大到幾百平米,而另一頭,雪玲控制的狂暴憎惡,現在已經從憎惡后方殺回來了,這個巨型的大家伙整整是憎惡的幾倍大小。如果不是有雪玲那估計無論是誰都不可能走出這個小島。雪玲帶著狂暴喪尸殺回來了。一路上所有喪尸,無論多少級的都不能生還。手中的巨大燈柱已經是紅黑色的了。

    “……這么大的家伙要踩多少腳喪尸才能把它滅了?”戴爾在計算著高度可是他卻沒有計算這個狂暴喪尸的攻擊力,沒辦法,這家伙就是一個戰爭狂,所謂的戰爭狂就是只計算如何去虐別人卻忘記了人家的力量。“戴爾,別過來,是我,這家伙我控制不住,太暴戾了他就是為毀滅而生的,我要控制它清理一下憎惡喪尸。

    這是雪玲的口氣,一個憎惡是不可能說出這句話的。

    “風卷殘云。”沃克召喚出一陣強風,將地上的碎石卷起,強風瞬間變成一個巨大的龍卷風,地上的殘尸被繳毀。

    “好像沃克變強了。”克拉剛回到防御地帶就看到了這個巨大的龍卷風。

    “自從我醒過來就感覺精力充沛,就是沒有找到發泄點,這下好了。”看著自己的成果,似乎很滿意。然后,開始壓縮空氣,一個固體的風刀出現在手上,隨便找了一個機架,不過沒有戴手套,因為他是用手控制風的。鋒利的風刀無論砍在那里都會破皮,只要破了破就會有強風灌入,然后就是爆裂。“哈哈我是傳說中的近戰法師嗎?”正當他得意的時候,一個憎惡在他的一刀下成為了碎肉,粗大的胳膊直接砸向沃克,直接將他砸倒在地,幾十斤的胳膊砸在身上不是那么好受的,不過還好,他曾經被喪尸山埋過,這點重量還不算什么。“這個世界太瘋狂了,法師都敢玩近戰了,這叫我們這些什么都沒有的戰士怎么辦啊?”這是所有戰士的想法。

    沃克從巨大的手臂下出來,手中的風刀已經散去了,周圍有圍上來幾個喪尸,沃克現在在短時間內根本凝結不了任何武器,壓縮的風是需要相當強大的精神力,沃克現在是剛才突破的,由于那一下風針的釋放已經突破了他的極限,所以突破了第一個瓶頸。也就是壓縮風魔法。但是那個風針又不是一般的壓縮,出現了沃克意想不到的事情,同時他強制風的凝結的同時風也在強制他吸收更多的風,于是就有了一根小的針會出現這么夸張的威力,而他后來凝結出的風刀,則不同完全是靠固體風的鋒利。但是他的風是變異的,只要有一點傷口都會造成很嚴重的話后果。“真沒想到,沃克突破了,不過他這次怎么直接肉搏了?以前不是站在后面掩護的嗎?”這是剛趕回來的克拉的想法。然后下一個想法估計誰都可以猜出來,那就是抽血,化驗,這是他最喜歡做的。克拉的宣言是世界上沒有他抽不到的血只有不想抽的血,因此各個物種種各個動物的血液都有收藏。甚至是冰封的長毛象都有血液在這個家伙手中。現在長毛象已經被克拉馴養成家豬了,現在實物的75%是長毛象的肉,馴養長毛象也是很簡單的,長毛象這種遠古生物很適合繁殖,只是食量很大,曾經一度把基地吃窮,還是后來發現了一種名為瘋草的植物,這種植物就是繁殖超快,平均一天就能成熟,三十天壽命,三十天后就會成熟就產生種子,種子又可以變成幾十根瘋草,這種草沒有任何毒素,跟防御設施,完全靠瘋狂的繁衍,不過在冰河時代以經絕種了,但是現在出現在基地那應該歸功于克拉的研究,通過化石標本,模擬出植物原型,然后通過原型將植物特性給研究清楚,之后根據特性就可以編寫DNA序列了。“不對啊,沃克好像有難了,一個法師根本不能承受肉搏的體力勞動。”戴爾看著體弱的沃克穿著鋼甲拿著破刀,那感覺真是無法形容。

    “看來回到基地要給他增加體能訓練了,至少要能穿得動鋼甲,在機架倒下去時候,可以自己起身。

    此時,如同戰神的沃克正在地上掙扎著,沒辦法,機甲太重了,倒下之后居然不知道怎么起來,就好像是一只被翻了殼的烏龜。如何掙扎都翻不了身。無奈,只好按下彈射按鈕,這個原本是為了緊急自救的,也就是將一個人從原地彈起,同時自行分解,落地后就會成為零件,而里面的人就會失去保護。沃克在穿這件鋼甲的時候根本沒時間換衣服,只能將染上喪尸血的衣服脫掉,所以他現在應該是裸體,可是一時情急,忘記了自己只是穿了一套鋼甲出來,于是……戰場裸奔開始了。這次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絕世狂奔。還在天上往下降得沃克突然感覺到了身上好像很涼,涼颼颼的,看見下面成群的喪尸好像很興奮,心中感覺很不對,在一看,瞬間臉紅如灼碳,這也太夸張了,著陸點與飛艇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就這一段距離對于現在的沃克來說簡直是遠的不能再遠了,雖然只有幾百米,但那也是幾百米的裸奔啊,在人類面前裸奔也就算了,身后還有幾萬的喪尸在看他,這可真是丟人丟到喪尸家了,那喪尸也不知廉恥,就算人家沃克是你們的盤中餐那也不要這么盯著他啊,盯著就盯著,居然還流口水,就算流口水也無所謂流口水有死不了人,關鍵是喪尸都開始朝沃克狂奔,這吸引人眼球的事情做也就做了,其他戰士的好奇心也全勾引起來了,能吸引這么多喪尸朝一個地方去的話也不是什么吸引人的話題,關鍵是喪尸聞到了肉香,原本正跟戰士打的火熱,突然不打了,說是去吃飯了,叫人郁悶的同時看見了其他喪尸也都去吃飯了,這就不能不引起人的好奇了,這一好奇不要緊,他們幸運的看見了人類史上最后一次的裸奔。是的裸奔,裸露著散發著肉香的身體死命狂奔,沒辦法誰叫咱是喪尸的美餐呢?前面迎來的喪尸一律被龍卷風吹飛,瞬間沃克召喚出四個巨型的龍卷風,這是最初級的時候常用的招式,雖然對鱗甲喪尸沒有什么傷害,但至少可以清一條路,一路狂奔,終于要到飛艇了,這也是最尷尬的時刻,因為在飛艇的不光是機器人還有許多戰士和護士,飛艇外面的50米,全是激烈交戰的戰士和喪尸,但是,現在休戰,看沃克裸奔。一個正在激戰的戰士看到了沃克在裸奔之后立即向飛艇跑去,直接敲響自己房間的門一邊大喊:“快出來,看啊,牛人沃克上校裸奔啦,千載難逢啊,這回不看以后就沒有了。”話音剛落,除了自己的房門沒打開其他房門全打開了,無論是不是戰斗系的都向占地前線跑去,沒辦法,現在還有心情裸奔的也只有他一個人了,裸奔對于現在人來說是很古老的詞匯了,只有小說或者文獻里有,不過現在見到了真人裸奔了,他們指著額頭劃十字,上帝啊,終于看見有人裸奔了,甚至某位恐龍級美女拿起相機拍下了這神奇的一幕,從此沃克的生活多了許多煩惱。“這家伙連丟臉都丟的那么拉風,裸奔,真虧他想得出來,裸奔也不是他的錯,錯就錯在他不應該勾引那只恐龍,弄得現在沃克已經浪費了不少糧食了,沒辦法,我倒是不擔心他的糧食,我是擔心他的身體,你說這吃喝便都在一個口他能說服嗎,看看這幾個月瘦的……哎”一個月后克拉接受采訪的發言。“當我沒有這個兄弟,沃克?沃克是誰啊?”戴爾現在都不接受,這個裸奔的人是沃克,沒辦法,誰叫沃克的行為那么拉風呢?

    “我這個哥哥,要示愛也不必用這個方式啊,就算是看上人家恐龍小姐了,晚上就去他的房里估計也不會被趕出來,這樣好了,弄得誰都在搖頭嘆息,一朵狗尾巴草插在馬糞蛋上了。”這個是雪玲的原話。“我惹到誰了?誰能幫我把這個恐龍弄走啊,我寧愿殺1000個憎惡喪尸也不愿意看到這只暴龍。”沃克在低吼。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