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恐怖|科幻 > 靈異恐怖小說 > 地獄客滿 > 第一卷 > 第三章 戴爾純戰士
第三章 戴爾純戰士



更新日期:2011-07-19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啊……”戴爾腦海中有一聲慘叫傳來。
    “怎么了?雪凌?”戴爾問
    “這里有一個尸巫,我感受到它的哀嚎了,這是強大的靈魂攻擊,我感覺它控制著這個醫院。就在血庫方向。一直往前走。”
“你怎么了?難道連我的身體也不能控制了嗎?控制身體不是你的本能嗎?”克拉曾經研究過雪凌的力量,也考慮到真完成了基因工程雪凌是不是控制住身體,結果發現控制身體是雪凌的本能,就好像我們控制我們自己的身體一樣。
    “不了,還是我告訴你方向你自己走吧,不過援軍來之前最好不要自己進去,它很厲害。”雪凌小心的說著,誰知道這個擁有精神力量的喪尸是尸巫還是尸巫皇呢?
“我會了,別忘了,我體內的免疫系統可是變異的,我現在還想看看可以變異到什么樣子。”戴爾很不在意的說
“我不是怕你的身體被感染而是怕你的精神被感染,那感覺好像……”雪凌還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也形容不上來。
“就像被人強奸?”戴爾嘿嘿笑著。
    “那你現在不是就正在被我強奸?”雪凌也笑了。然后一陣臉紅。
    “就在那個門后。”兩個人說說笑笑中到了最關鍵的地方。
    “咣”門被某人的大腳踹開了,里面一陣惡臭撲來。
    “好惡心,雪凌,可以吧我的嗅覺弄沒嗎,要不我就要狂吐了。”戴爾央求雪凌說到。
    “好。”好字剛落,戴爾就聞不到任何味道了。
    “可惡,胖子,四個胖子怎么辦,一般的火好像對胖子不管用啊。還好他們沒發現我。”戴爾在走廊轉角處發現了四個憎惡喪尸,這是鱗甲喪尸進化而成的,需要的條件不是太復雜,只要是成為鱗甲喪尸的喪尸吃掉它的同伴或者同伴的尸體,累計到一定數量就有進化的可能。這就是憎惡喪尸。他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傳說中的縫補憎惡一樣。
    “天啊,看來我們要跑了,希望胖子的體型大跑的慢。”戴爾轉身就跑。
    “不我們被包圍了,吸血喪尸在后面堵住了我們。”雪凌很著急,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戴爾你們在嗎。”一陣鋼鐵摩擦的聲音出現在了不遠的地方,是克拉的聲音,一道火光傳來,蝙蝠立即掉頭向火光飛去。
    “克拉,愿幸運女神保佑你。”戴爾感覺到了希望。“旺嗚,旺,旺、”一陣狗吠傳來,肉蹄打在地磚上的吧唧聲和著狗吠聲,就是死亡協奏曲。憎惡跟著狗過來了,還是四條腿跑的快啊,不一會功夫尸犬就超過了憎惡喪尸一大截,還沒等戴爾反應過來尸犬就跳起來咬住了戴爾的胳膊,戴爾拿出一根超大號銀針刺在尸犬頭上,尸犬身子軟了,嘴自然松開,后面跟著的兩個尸犬都一同撲上來,戴爾的噴火器還沒來得及打開,只好用噴火器的槍托砸在尸犬的頭上,兩個尸犬走摔在地上,爬起來繼續撲上去,張開嘴開始咬,一陣火光出現,噴火器開了,尸犬立即被點燃,當然被點燃的還有戴爾的頭發。
“好了,我終于看到你了。”克拉現在穿的是特制的金屬盔甲,密不透風,還有散熱排風系統,配備高準度自動步槍,由電腦控制精確度,可以手動選定目標,也可以自動根據敵人遠近選定最近的,高效噴火器,充分發揮各種助燃材料的助燃性,也可以提取空氣中的氧氣和氫氣作為燃料,這個防護盔甲絕對是有錢也是買不到得,因為那是天才克拉自己做的,當然天才有時候也會犯點小錯,像偷點材料做研究啦,私自調用燃料啦,似乎都是不小的罪,不過為了科學也可以勉強寬恕的。
    “你被咬了?”克拉饒有興趣的看著戴爾手腕上的傷。
    “是啊,不過好像沒有什么感覺,要不是喪尸的肉太臭我就要咬回去。”戴爾生氣的說。
    “兄弟別想不開啊。”克拉輕笑著說。
    “不知道這次我的免疫系統會不會進化,真想像虛擬模擬器的我那樣威風就好了,不過你說這應該算進化還是突變?”戴爾突然想起來模擬器里自己的樣子。
    “不知道,應該算是基因突變吧,畢竟可以吸收基因優勢的基因根本沒有,連人工合成都別想,不過貌似我合成了一個免疫者,他的免疫機制不是你的那種,我合成的是無視免疫,直接將外來物質忽視,無論細菌病毒都沒有感染的渠道。”克拉想了一下措辭又說到“你這個怪物居然是吞噬免疫,還不是整體吞噬,而是只吞噬細菌和病毒中的維生基因段,完全截斷病毒細菌的生命力,而被吞噬的基因段具體到了那里現在還是未知數。”克拉說到這里就不想說了,因為他也不知道戴爾究竟是免疫變異還是免疫進化
    “好了前面就是血庫大門了,希望里面的血是純凈的血液。”雪凌說。
    “那是什么?”克拉指著血紅的大門,上面被各種血絲血管包裹住了,紅色的大門好像是通往地獄的地獄之門,血管還在跳動。
    三個憎惡喪尸從門內出來了,他們與其他憎惡喪尸不同,他們都是穿著醫生的白大褂,左手上時手術刀,右手是一顆跳動的心臟,很詭異的樣子,右手一甩,心臟向戴爾幾人飛來,在飛的途中心臟的冠部好像張開的嘴一樣開著口。“你們小心,這是什么東西現在也不知道看樣子好像是新物種,看白褂子胸口的位置都是血那心臟可能是他自己的。”克拉小心地說。
    “只要是4級以下我就有把握打死他,噴啊!”戴爾說完就像傻小子一樣朝白衣喪尸跑去。
    “這個家伙不知道說他是傻好還是聰明好。”克拉說完也跟了上去。
    就在克拉也跟上去的時候,一個渾身插滿手術刀的戴爾朝外面跑。“怎么了?又受傷了?”克拉很少有機會打趣戴爾。戴爾奇跡般的沒有說話只是一直朝外面跑好像這個無敵的免疫者也會害怕似的。
戴爾跑到外面找了一個用來盛放手術器材用的不銹鋼消毒盤,克拉正奇怪的時候,三把帶著血的手術刀,克拉很本能的抬起右臂,一個光盾出現在手腕,一個碎玻璃的聲音出現了“叮,叮,叮”的三聲手術刀都掉到了地上。
    “暈,你排場挺大,還以為你真突破了光的凝結界限,原來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玻璃制品。”雪玲無良地損著克拉。
    “看來威力還真是不小,戴爾可要吃苦頭了。”以IQ250著稱的克拉居然不反抗反而用一種如臨大敵的語氣說了這么一句話。
    “克拉知道他們的厲害了吧,我都被他們追的到處跑,我還受傷了。”戴爾郁悶地看著這一身傷。
    “注意投擲喪尸來了。”話音剛落又是五把手術刀飛來,一個閃閃發光的方盤子擋住飛刀的去路,“叮叮,叮”三聲鋼鐵交擊聲瞬間出現。
    “怎么才三聲?我看到了五把飛刀啊。”雪玲話音剛落,還在擺“我很強”造型的戴爾“噢”的一聲慘叫傳來。
    “看來戴爾又受傷了。”克拉無奈擺擺手。
    “似乎他總是受傷。”雪玲無奈的撇撇嘴,后面那句話差點讓所有人暈倒。“不過身體還是挺結實的,身上插了三把刀居然還可以插三把。”
    原來在雪玲說話的時候又飛過來三把刀,正好插在戴爾身上。
    “這家伙,身體好著呢,不用擔心。”克拉嘿嘿一笑,很無所謂的說。
    “誰說的喪尸沒有頭腦?”戴爾很郁悶的拔下一把刀。鮮血順著肚子流下來很快就凝結了。
    “看我說的吧,這家伙不光免疫力強恢復力也開始向喪尸方向發展了,不過還好,他還算是個人類,后續以后還要抽點血研究一下他的基因,或許我的鋼架戰士就可以升級成不死戰士了。”克拉正在用發現金礦的貪財鬼的眼神看著戴爾。
    “郁悶死了,不怕火,克拉把你的光刃拿來。”戴爾感覺身上一陣陰冷,冷的發毛。趕快轉移話題,前面的話也權當沒聽到。
    克拉將腰上的一個刀柄遞給戴爾,戴爾拿著刀柄對準喪尸,一道集成束狀的激光射出,無限延伸,末尾的光比離刀柄近的光要弱很多,直到消失。
    戴爾左手拿盤右手持刀,一副很牛X的樣子。
    “我感覺我的體溫升高了。”戴爾背對著克拉說。
    “我想那一定不是感染跡象,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變異跡象,回去一定要檢查你一下,抽血化驗什么的。”克拉陰笑著說。
    “算了誰不知道你那點事啊。”戴爾鄙視著克拉。光劍不斷揮舞,每一劍下去都會有一個腐爛的腦袋飛起來。好了,里面干凈了,進來吧。
    “你沒事吧。”雪玲問。
    “還好啦,只不過挨了幾刀又被咬了幾口,應該沒事。”這是幾級變異的好像有智慧一樣。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