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說 > 盛寵秘愛,總裁大人請克制 > 正文 > 第15章 誰欺負你了
第15章 誰欺負你了



更新日期:2019-08-28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我想叫他滾——唐夢筱回報同樣的笑容,在心里暗自說著。

“不用了,我還有約,就不和薄總一起吃飯了。”

唐夢筱離開了薄氏,立馬松了口氣。

“終于出來了……”她鼓著兩頰,不知道接下來是回家好,還是去逛一圈商場好。

想了幾秒,唐夢筱便決定去周圍吃一頓,然后買幾件衣服犒勞辛苦應付薄瑾川的自己。

薄氏大廈身處市中心,周圍都是大型的商圈,來往的人都因它的繁華慕名而來。

唐夢筱挑了一家日料店吃壽司,隨后去自己最喜歡的店看看秋冬季的衣服。

“剛剛進去的是不是最近特別出名的男明星戚楓啊”

“戴著口罩看不清臉,不過看身高和發型,我覺得挺像的……那旁邊那個男人是誰啊?挺帥的。”

“還能是誰,肯定是他的金主啊!那人我總覺得在哪里見過,就是記不得了。”

“可能他爸是上過財經雜志什么的吧,不然就是他自己……”

唐夢筱一邊挑衣服一邊聽著那兩個空閑的導購員聊八卦,覺得挺有意思的。

那位男明星的金主也不知道是誰,或許她認識呢。

唐夢筱好奇,抬眸往對家男裝店里望了一眼,發現薄柯竟然在那里。

“……”

行了,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真相就擺在她面前,男明星的金主肯定是薄柯無疑了。

呵,先是受小叔要挾,后是偶遇老公陪情人逛街,唐夢筱覺得自己今天水逆了。

她把衣服放下,不太想繼續挑選,她已經沒有之前的心情了。

唐夢筱離開了服裝店,恰好他們兩人也出來了。

薄柯不知道低頭跟戚楓說了什么,他就站在那兒乖乖待著,薄柯自己走了。

唐夢筱沒直接和兩人面對面撞上,覺得幸好,轉身離開。

忽然有個人猛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并與她擦肩而過。

唐夢筱愣在原地,挑了挑眉,不滿已經是放在了臉上。

“薄少夫人,第二次見面了。”

剛剛故意撞上來的那人,就是戚楓。

他那充滿挑釁的語氣,讓唐夢筱很不舒服。

一個不被所有人認可的情人,大大方方地出現在她面前也就算了,還挑釁她!

“是覺得我脾氣很好,看起來好欺負是吧?”

唐夢筱扯了扯嘴角,苦笑著,覺得自己戰斗力太弱了!

薄柯怎么玩,她一聲不吭,絕對不會有一句反對。

當初說好互不干涉,她不會越半步雷池。

即使面對面撞上了,唐夢筱相信,他們也不會有什么糾紛。

結果薄柯的情人……三番兩次挑釁她!

第一次把她刺激到了,直接上酒吧睡了薄瑾川。

第二次……唐夢筱深呼吸,趕緊消消氣!

別讓自己氣著了,到頭來吃虧的是自己。

唐夢筱就這么憋著一股勁兒回家,恨不得找地方趕緊發泄一通。

回到家,唐夢筱看到鄭秀文在家,跟她打了聲招呼,“婆婆,下午好啊。”

鄭秀文板著一張臉,也不知道是誰得罪她了。

唐夢筱可不想這個時候撞槍口上,趕緊離開。

“站住!這么急干什么,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鄭秀文的語氣實在談不上好,不過唐夢筱還是過去了。

“婆婆有什么要跟我說的嗎?”

“你看看!”鄭秀文把她的手機放在唐夢筱面前,手機屏幕的界面停在了一則娛樂新聞上。

【新晉小生戚楓與男人親密逛街,疑似被有婦之夫包養?】

還未等唐夢筱看完,鄭秀文就把手機摔在墻上,“啪”的一聲,手機碎了。

鄭秀文指著唐夢筱,語氣很沖,“把你娶進來真是一點用都沒有,連老公都看不住!要不是唐家和薄家有重要合作,我絕對不會允許你嫁到我們家來!”

明明是她兒子喜歡男人,明明是她被迫結同婚,為什么到最后被指責的是她?

“我不懂,我究竟錯在哪里,要被您這么怪罪?”

“你還頂嘴?”

唐夢筱有些無奈,她只是詢問,并沒有頂嘴。

鄭秀文此時就跟炮仗一樣,一點就燃。

“唐家現在傍著薄家,求著薄家,結果你在這里跟我頂嘴?唐夢筱你真是反了!”

平日里端莊優雅的薄夫人,在兒子的問題面前,像個潑婦無理取鬧。

唐夢筱索性一句話都不說了,多說多錯。

鄭秀文看不慣唐夢筱,讓她滾蛋。

“要是當初沒答應薄唐兩家聯姻,薄柯娶的是孟荔,說不定我現在都能聽到孫子的動靜了!”

她端坐著喃喃自語,唐夢筱聽到了這番話,也沒委屈,直接回了房。

回到房間,唐夢筱才覺得心酸。

她被當做商品嫁到了薄家,現在受了委屈卻不能發泄。

沒有人為她撐腰——這也是她不曾真正在明面上說出自己的委屈,任由鄭秀文指責的原因。

唐夢筱一步又一步地退讓,只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好好生活罷了。

結果,所有人都不讓她好過。

她傷感至極,決定哭一場。

待到雙眼發紅,喉嚨也啞了,有人打電話給她。

是誰她沒看,直接接通了。

“你好,我現在沒有時間,可以待會兒再說嗎?”

她都這樣了,得喝口水潤潤喉再說吧。

“你哭了?”

唐夢筱皺著眉看了眼來電顯示,一個陌生號碼。

“薄瑾川,你找我什么事?”

她已經吃過陌生號碼的虧,沒想到這次又接到了薄瑾川的電話。

唐夢筱現在心情低落,根本不想理會薄瑾川,她也沒有精力理會。

“誰欺負你了?”

“不用你管!”唐夢筱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的,惹人憐。

薄瑾川的手指靈活地轉著鋼筆,聽著唐夢筱啜泣的聲音,微皺著眉頭。

他把她欺負慘了的時候,可沒見她這么哭過。

“告訴我,到底是誰欺負你了?”

“除了你還有誰會欺負我!”唐夢筱告假狀,也不害臊。

薄瑾川也順勢和她開起了玩笑。

“我欺負你了?怎么欺負的?把你做得下不了床的那種欺負嗎?”

“……”

“薄瑾川你別說話了,我聽著就覺得自己被騷擾了。”

“怎么個騷擾法,嗯?”

“我……”唐夢筱一時回答不上來,只能耍賴,“總之,你就是騷擾我了!”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