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有城府,無恩怨

時間:2019-10-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雷曉宇 點擊:
有城府,無恩怨

 
  前陣子,我帶了一本《李小龍傳》去見鄒市明。你知道鄒市明吧?唯一一個拿過奧運金牌的中國拳擊手。而且不是一塊,是兩塊。他今年34歲,住在美國,指望抓住最后的機會,在那里打出一片天地。
 
  我把那本書送給他,其實是想問他一個問題:“李小龍能得到美國人的認同,不只因為他能打。他在華盛頓大學上過哲學課,懂得怎么把東方哲學和西式搏擊結合起來——他有他的武術哲學,你有你的拳擊哲學嗎?”
 
  鄒市明一愣。他可能沒想到,會有人問他這么不著邊際的問題。他試著回答我的問題,最后卻給我講了兩個故事。
 
  在他還沒出名的時候,有一次上臺打拳,和一個南美人打。那是場業余拳賽,以點數計算勝負。上臺之后,兩人心照不宣,游龍戲鳳,誰也不肯第一個出招。虛晃一招,淺嘗輒止,你不出手,我也樂得繞圈子。對方是一個比鄒市明更加年輕的人,熬到比賽快結束的時候,他忍耐不住了。鄒市明瞅準機會,一拳打中他的肋骨。其實,這一拳不重,只要他繼續閃避,便沒事。但年輕人血氣方剛,豈能受辱?南美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還擊。還沒看明白對手的空當,他就憑著一股子剛猛勁打過來。
 
  “打拳要有城府。人家用招數逗你,刺激你,你要是這點氣都沉不住,立刻就要還手,那么,在這種情緒下面,等于把自己的弱點敞開給對方看。”
 
  南美人輸了。
 
  另外一個故事發生在最近。鄒市明每天都在洛杉磯的一家拳館練習。陪練是一位前職業冠軍,拿過兩條金腰帶,可是他已經40歲了,狀態下滑,又剛剛有了孩子,生活負擔很重。沒有比賽,就沒有收入,他只好靠陪練來補貼家用。
 
  有一天上午,鄒市明和他做對抗練習,被一拳打到左眼,舊患復發。在鄒市明的職業生涯里,這樣的情形曾經發生過無數次。每一次,只要他閉一會兒眼,緩一緩,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畫面就能恢復正常。可是這一次,陪練下手確實狠了,鄒市明好幾次閉眼,又好幾次睜眼,眼前還是一片模模糊糊、影影綽綽。兩個拳臺,兩個對手,四只手,無數根拳繩。
 
  鄒市明慌了,一個人退到拳臺角落,背對所有人。
 
  “那一刻,我不知道我臉上是汗還是淚。我這個歲數,曾經無數次想過,我會在哪個時刻退役。我想,如果這就是我退役的那一刻,我會怎么樣?”
 
  幾秒鐘之后,他轉身,繼續練習。
 
  “那天打完之后,沒人知道發生了什么。我還是跟他一起換衣服,一起說笑話。拳手沒有恩怨。他如果不夠狠,下次在臺上被打的可能就是我。”
 
  他還是非常努力地想要回答我的問題:“如果說拳擊有哲學,我的哲學就是,拳擊是一項紳士運動。什么叫紳士?有城府,無恩怨。”
 
  我們沒辦法把拳擊和紳士聯系在一起。不過,拳擊確實是個有詩意又有悲劇色彩的職業。一個男人,赤裸上身站在臺上,被人圍觀,和另外一種生活搏斗。他看起來很可憐,但他又是個斗士,要靠肉身贏回尊嚴。肉身就是武人的家。哪有什么關山萬里,哪有什么四海為家,身體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哪一天,身體沒了,家就沒了。
 
  我問他,知不知道徐皓峰?他說沒聽說過。其實我很想告訴他,一拳被人把家打沒了,這種感覺,徐皓峰寫過。形意門傳人李尊吾學成下山,入世爭名,頭一個就要拿高手祭旗。高手倒下,被家人用一床藍印花棉被裹上,抬回家,兩個月之后就死了。他記得藍印花棉被的味道,有一股舊棉花的霉味。一舉成名,行走江湖,想起這股子老棉花的霉味,都會一陣陣犯惡心。
 
  鄒市明未必懂得這其中的況味。他只記得,那天回家,眼前還是流動的雙影。老婆遞給他一杯水,他去拿,杯子在左,伸出的手在右。摸索半天,默默喝下一口。他老婆不知道她的男人這一天經歷了什么。
 
  萬言不值一杯水。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