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五月二十一日夜

時間:2019-10-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點擊:
城市白皮書(全文在線閱讀)   >  五月二十一日夜
 
  很晚很晚的時候,新媽媽回來了。
  我聽見了新媽媽的腳步聲,她的腳步聲里帶風,帶一股很涼的風,風里有腥味,我聞到那腥味了。腥味里還有很多男人的氣味,我看見男人的氣味變成了一條條粘蟲在她的衣服上爬來爬去……而后才是香水的氣味,新媽媽是用香水的氣味來遮這股腥味的,她總是在身上灑很多香水,用香水來掩蓋她身上的腥味,因此新媽媽身上又多了一種狐貍的氣味,她用的是狐貍牌香水。報上說,狐貍牌香水是新一代的迷你型香水,是逆向心理學家明的一種能產生暈眩效應的香水,這種香水集各種臭味之大全,臭極香,負負得正,使夏日富有浪漫色彩……新媽媽的眼睛在夜里能出熒熒的綠光,她一跨進門,我就看見那綠光了。她沒有開燈,她不開燈就能在黑暗中行走,她走動的時候能出輕微的咝咝聲。我很害怕這咝咝聲,我一聽到這種聲音就渾身抖,我不想抖,可我管不住自己。我看見新媽媽眼里的綠光一直盯著我,那綠光一邊盯我一邊摸黑向洗臉間走,那綠光對我說,你看見什么了?你什么也沒看見,你怕疼你什么也沒看見……
  可燈還是亮了,燈一下子就亮了,客廳里一片白花花的光,那光忽一下就把從洗臉間走出來的新媽媽定住了。燈是爸爸拉亮的。爸爸在沙上坐著,爸爸一直在等新媽媽,我知道他是在等她。新媽媽并不在意,新媽媽一點也不怕爸爸,新媽媽一邊揉著洗過的頭一邊說:你還沒睡呢?你怎么不睡……
  爸爸把身子坐直些說:我想跟你談談。叫我說,那事算啦,那事就算啦。咱也別和她爭了……
  新媽媽的頭一下子就散開了,新媽媽的頭像揚起來的一面黑旗。新媽媽的聲音成了一只燒紅的烙鐵,紅光四溢,火星亂濺,新媽媽說:你說什么?你放屁!憑什么算?為啥要算?我跑了一夜,見了那么多人,說了那么多話……你說算了就算了?!
  爸爸愣住了,爸爸的聲音變成了一只閹過的小公雞,他結結巴巴地說:你、你你……你怎么這樣?你過去,你過去……
  新媽媽說:你說我過去干什么?我過去怎么了?我過去礙你什么事?你想怎么樣,你說你還想怎么樣?!我怕過誰,我誰也不怕……新媽媽的聲音陡地升高了,新媽媽的聲音變成了一锨一锨的黃土,黃土飛揚著落在爸爸的頭上,頃刻之間,爸爸被落下的黃土埋住了,爸爸成了在土里鉆的屎殼郎……
  爸爸一拱一拱地在土里爬著,爸爸爬得十分艱難,爸爸一邊爬一邊解釋說:我我我……我是說,你過去不是這樣。你你你,那么大聲音……
  新媽媽說:誰的聲音大,你說誰的聲音大?是你先說的,還是我先說的?你是沒事找事,我知道你是想找我的事!你在家坐著,我跑了一夜,院長我找了,一個個庭長我都找了,就有一個庭長沒找著……一回來你就說算啦,你為啥說算啦?你是不是跟她又見面了,你說,你是不是跟她見面了?!
  爸爸在土里躲來躲去拱來拱去,卻拱不出頭來,我看見他一直沒有拱出頭來……他連連解釋說:我跟誰見面了,我跟誰也沒有見面。我就是怕跟她見面,不想跟她見面……
  新媽媽說:這次你必須去,你不去不行。這場官司非打不行,這場官司打定了!……
  爸爸從土里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說:好好,我去,我去,行了吧?
  片刻,新媽媽的聲音變了,新媽媽的聲音說變就變,新媽媽的聲音變成了粉粉的紅色,那顏色里夾著一些澀格撈秧兒味。新媽媽說:你不知道我有病么?你不知道我有那個病?你是不是想讓我死?你要是讓我死我就死……
  爸爸拍打著身上的土,慢慢坐直身子,說:好了,就算我沒說,算我沒說。時間不早了,睡吧……
  新媽媽的聲音滾出了一團粉紅的肉兒:我就要你說,你是不是想讓我死?
  爸爸說:怎么會呢?我怎么會呢……
  新媽媽說:好吧,你說是睡了再睡,還是睡睡再睡……
  往下就沒有說話的聲音了,往下的聲音里跑出了一只水淋淋的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