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冷酷仙境(威士忌、拷問、屠格涅夫)

時間:2019-10-2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樹 點擊:
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全文在線閱讀) >  15.冷酷仙境(威士忌、拷問、屠格涅夫)
  
  大塊頭在水槽里把我貯存的威士忌打得一瓶不剩——的確一瓶也不剩。我同附近酒店的老板成了熟人,每次削價處理威士忌時,對方都送一兩瓶過來,結果我現在的庫存量相當可觀。
  
  大塊頭首先打爛了2 瓶威爾德·泰西,接著開始摔蘇格蘭C·S,毀掉了3 瓶I·W,粉碎了2 瓶杰克·丹尼,埋葬了勞塞斯,報銷了赫格,最后把半打芝華士一起送上西天。聲音震天動地,氣味直沖霄漢。畢竟同時打碎的是足夠我喝半年的威士忌,氣味當然非同小可,滿屋子酒氣撲鼻。
  
  “光是呆在這里都能醉過去。”小個子感慨道。
  
  我萬念俱灰,支著下巴坐在桌旁,眼看支離破碎的酒瓶在水槽中越積越高。在上的必然掉下,有形的必然解體。伴隨著酒瓶的炸裂之聲,大塊頭打起刺耳的口哨。聽起來那與其說是口哨,莫如說是用牙刷摩擦空氣裂縫那參差不齊的剖面所發出的聲響。曲名則聽不出來,或者沒有旋律,不過是牙刷或上或下地摩擦剖面或在中間出入而已。一聽都覺得神經大受磨損。我頻頻轉動脖頸,把啤酒倒入喉嚨。胃袋硬得活像外勤銀行職員的公文包。
  
  大塊頭繼續進行并無意義可言的破壞。當然,對他倆來說也可能有某種意義,但對我卻是沒有。他將床一把掀翻,用刀割裂床墊。又把立柜里的衣服一古腦兒掏空,把桌子抽屜統統摔在地上。接著揭掉空調器的配電盤,踢翻垃圾筒,將抽屜里的東西用不同的辦法——砸毀摔碎。雷厲風行,干脆利落。
  
  臥室和客廳淪為廢墟之后,即刻移師廚房。我和小個子則轉到客廳,把靠背割得七零八落且上下倒置的沙發弄回原處,坐下觀看大塊頭在廚房大發淫威。沙發坐墊幾乎完好無缺委實堪稱不幸中的一幸。這沙發坐上去極為舒坦,是我從一個攝影師熟人手里低價買下來的。那攝影師在廣告攝影方面乃一把好手,可惜神經不知哪里出了故障,偏要躲進長野縣的深山老林,臨行前把事務所的沙發處理給了我。對他的神經我固然深感惋惜,但還是為能搞到這個沙發而暗自慶幸。至少可以不必另買。
  
  我坐在沙發右端雙手捧著罐裝啤酒,小個子在左端架腿靠臂。盡管聲音如此之大,左鄰右舍卻無一人前來過問。此層樓住的差不多都是單身,若非有相當例外的原因,平日白天幾乎空無一人。這兩人想必曉得個中情況才如此肆無忌憚地弄得震天價響吧?有些可能。他倆全都了然于心。表面上似嫌魯莽,行動起來卻精打細算,無一疏漏。
  
  小個子不時覷一眼勞力士,確認作業進展狀況,大塊頭則穩準狠地在房間里往來砍殺,片甲不留。給他如此搜查一遍,恐怕連一支鉛筆都無處藏身,然而他們——如小個子起始宣稱的那樣——什么也沒搜查,只是一味破壞。
  
  為什么?
  
  莫非想讓第三者以為他們已統統搜過不成?
  
  第三者是誰呢?
  
  我不再思考,喝干最后一口啤酒,空罐置于茶幾。大塊頭拉開餐柜,將玻璃杯掃落在地,又向碟盤發起攻擊。帶過濾器的咖啡壺、茶壺、鹽瓶、白糖罐、面粉罐,全部粉身碎骨,大米撒了一地。冷凍箱里的冷凍食品也慘遭同一下場。約有一打的凍蝦、一大塊牛脊肉、冰淇淋、最高級的黃油、長達30厘米的大塊咸大馬哈魚子和試做的番茄汁,全都發出隕石群撞擊瀝青路面般的聲響,零亂不堪地滾落在漆布地板上。
  
  進而,大塊頭雙手抱起冰箱,先往前,然后冰箱門朝下推倒在地。散熱器的配線大概斷了,濺出細小的火花。我大為頭疼:該如何向前來維修的家電修理工說明故障原因呢?
  
  這場破壞戛然而止,一如其開始之時,既無“可是”“但是”。又無“然而”“不過”,倏忽間完全止息,長時間的沉默籠罩四周。大塊頭不再打口哨,立在廚房與客廳的門口處以空漠的目光望著我。我不知道自己房間變成這般狼狽模樣花了多長時間。大約15分鐘到30分鐘。比15分鐘長,較30分鐘短。但從小個子目視勞力士表盤時現出的滿意神情看來,我猜想這可能近乎破壞兩室一套住房所需標準時間。從全程馬拉松所需時間到衛生紙一次所用長度,世上實在充滿各種各樣的標準值。
  
  “收拾怕是很花時間。”小個子說。
  
  “算是吧,”我說,“而且花錢。”
  
  “錢不錢當前不在話下,這是戰爭!算計錢是打不贏戰爭的。”
  
  “不是我的戰爭。”
  
  “至于誰的戰爭倒無所謂,誰的錢也無所謂。所謂戰爭就是這么回事,聽天由命。”
  
  小個子從衣袋掏出雪白的手帕,捂住嘴咳嗽兩三聲。又察看一會手帕,揣回原來的衣袋。也許出于偏見,我是不大相信身上帶手帕的男人。我便是如此存在為數甚多的偏見。所以不很受人喜歡,因為不受喜歡偏見也就越來越多。
  
  “我們走后不久,‘組織’那幫人就會趕來。他們要調查我們,看我們闖入你房間搜尋什么,問你頭骨在哪里。但你對頭骨一無所知。明白么?不知道的事無法告訴,沒有的東西拿不出來,縱使受到拷問。所以我們同來時一樣空手回去。”
  
  “拷問?”
  
  “免得你受懷疑,那些家伙不知道你去博士那里,知道這點的眼下只有我們。所以你不至于受害。你是成績優秀的計算士,那些家伙肯定相信你的話,而以為我們是‘工廠’,并開始行動。我們早已算計好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