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姑姑的電話

時間:2019-10-2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天涯僧風 點擊:
幸福沒有味道(全文在線閱讀) >  第112章:姑姑的電話
 
  張小軒現在不會再跑了,我的第二步措施也可以說是成功了。初二三班的亂已經基本解決了,至于差,那得慢慢來。但我相信,只要有好的紀律,絕對不會再繼續差下去。只要初二三班不再出大亂子,就說明我已經成功了。正兒八經的初中教師都沒辦法的班級,我一個借調來的小學教師能把初二三班弄到這一步,也算對得起校長和借調這個名額了。連秦明都對我說:“你能動手打張小軒,已經很大膽了,而張小軒竟然沒任何動靜,更是破天荒的事。”我沒說什么,怎么說呢?說的低調了是太謙虛,說的高了是吹,干脆沉默。
  校長也找我問過情況。
  我去了以后,校長說:“聽說初二三班最近變化很大啊,李老師辛苦了。”
  我說:“應該的,校長,我只是不想讓事情演變到叫你撤換我的地步,也是豁出去了,冒了個險。”
  校長笑著說:“李老師還真謙虛啊。不過,我得叮嚀你一句,現在的學生,打不得。以后還是要三思而后行啊。萬一出了事,學校也逃脫不了責任。”
  我忙點著頭說:“是的,校長,我以后注意。”
  我知道,校長只是在推卸責任,萬一真的出了事,我就是第一責任人了。這也是領導者的一門藝術,表揚同志也獨具風格。不過,校長操著這份心,也是為了顧全大局啊。不埋汰,不張揚,和諧管理。
  按說,我可以喘口氣了,可是,這時候,我接到了姑姑的電話。姑姑說,她在一張舊報紙上,發現了一則尋人啟事,要尋的那個人跟她的特征很吻合,讓我幫她聯系一下,看她臨了臨了能不能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從哪兒來的。最后,還叮嚀我說,別讓表哥知道。和姑姑通完電話,我挺納悶。姑姑根本不認識字,怎么的還讀上報了。再說,這都多少年了,現在才找,姑姑是不是讓人給騙了。并且,還不讓我給表哥說。能不說嗎,要是最后表哥知道了,我還不得冤死。于是,我決定先和表哥聯系聯系,溝通溝通。姑年齡大了,糊涂,我可不能糊涂。拿出手機,我在上面翻著電話本,沒翻到表哥的號上,我的手就停住了。我是翻到了楊雪的號上停住了,那里輸著一個字——妻。我的手開始輕微地顫抖。我和楊雪,多久沒通電話了?記不清了。自從那次家庭政變,楊雪就沒回過家。我雖然是經常去縣里送些東西,家里如果沒大的事,安頓好母親,我也會偷空留宿一晚。可是,我們之間,似乎隔著一道墻,語言交流少之又少。我們刻意回避著家庭的敏感話題,說些不痛不癢的話,完全成了一對工具。我知道,我們都不愿意去觸摸傷痛,害怕彼此傷害之后連做工具的資格都沒有了。
  小軍和夏小雪也沒再回來,也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關鍵是他們夫妻是不是還志同道合,或者說是不是還同甘共苦?小軍給家里打過幾次電話,問母親的情況,我問小軍和夏小雪的情況,小軍說就那樣。通完話,我還是不清楚那樣是什么樣。
  母親在家里,時不時的會拿出龍兒的照片,直看到老淚縱橫。我給母親說什么,母親總是笑呵呵的聽著,就是不接話茬。最后,總是等我說完了,自己說著前言不搭后語的話,只有一句我能聽清:出門在外啊,一定要小心。是給我說,還是給小軍說,只有母親自己明白。
  想到這些,我忽然心情很糟,心就好像不在我身上了,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我覺得,我必須給楊雪打個電話。不管楊雪說什么,惱我罵我都行,我只要聽聽她的聲音就好。電話通了,我“喂”了一聲。
  楊雪在那邊沒好氣的說:“喂什么喂,有什么事就說。”
  “沒什么事,就想跟你說說話。”
  “我不想跟你說話,你先把你家里的事解決好了再說。”
  “家里的事也不是說解決就能立馬解決的,咱別糟踐自個兒,我們開開心心的吧,我受不了了。”
  “誰受得了啊?我能開心嗎?你就想辦法給小軍蓋房吧。”
  “給小軍蓋房?”
  “那還咋辦啊?誰讓你是大哥呢?”
  “我......我也......”
  “我現在有家都不能回了,我現在連家都沒有了,我還能開心嗎?”楊雪在那邊哭了。
  “楊雪,別這樣,對不起,我就是太難受,想聽聽你的聲音,卻讓你傷心了。你也別那么說,我們怎么會沒有家呢,只要有我,你就會有家的,事情也一定會解決的......”
  楊雪把電話掛了,她一定在那邊哭成了個淚人。我用拳頭狠狠地砸著自己的腦袋,我只想著讓楊雪惱我罵我,讓她出出氣,釋放釋放,沒想到,我讓她哭了。
  我也想哭,可我哭不出來。為什么?我怎么連哭都哭不出來啊!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