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鄉味

時間:2019-10-31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抽風手戴老濕 點擊:
鄉味

 
  列布爾迪寫過一則故事。
 
  二戰剛開始時,原本住在柏林的一家猶太人因為形勢所迫,不得已流亡。大概是上帝和他們開了個小玩笑,這一家人但凡前腳剛落地,準備在某處休養生息,安靜度日,后腳德軍的部隊就殺氣騰騰地襲來。所以,疲于奔命、提心吊膽成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所幸這一家人都有手藝,丈夫是做德國香腸的高手,妻子能釀啤酒,一對兒女腌制的酸卷心菜風味獨特。
 
  烹飪技術成就了他們的一線生機。
 
  遠赴異國他鄉的德軍將士吃膩了行伍配餐,對于當地特色也是淺嘗輒止,沒想到出國千里,還能碰到純正的德國食物,自然心情大好。
 
  雖然是猶太人,但能滿足德軍的嘴巴和胃,德軍自然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好酒好肉端上來,就饒你一家老小性命,大皮靴一踢,趕緊滾蛋。
 
  這一家人靠著德國傳統美食,用味道賄賂了邊境官,用食物征服了巡查士兵,最后一路逃到蘇聯。以為這下子終于天下太平萬事大吉了,可蘇德之間又開戰了。
 
  故事的結尾,妻子憂心忡忡地問丈夫怎么辦,還繼續逃嗎?
 
  丈夫笑笑,說:“上帝保佑會釀啤酒、會做香腸的人。”
 
  這是作者的黑色幽默,卻也說明,這個世界上無論哪國人、無論是何人種,到最后舌頭打分最高的,都是自己家鄉那一口。
 
  據說夏目漱石罹患精神疾病的根本原因是倫敦的食物太難吃了,他遠在海外的日子,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日本料理。
 
  這事兒至少我覺得靠譜。
 
  遠在倫敦的學姐,常年以面包土豆為食,奈何吃慣了大米白面油炒鍋煎,對這類食物確實不感冒,再加上她自己不善烹飪,竟出現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的征兆。
 
  后來她娘遠赴萬里之外去看她,隨行的行李竟是電飯煲和調料。
 
  到了租住的地方,先去唐人街采購,之后回屋煲湯做菜蒸飯。
 
  那天的飯食,連米粒兒都沒剩下。
 
  “吃這一頓,能管半年,我得好好活著,活到能回國吃東西的那一天。”
 
  甭說國與國這么遙遠了,單是中國,各省各市,甚至鄉縣之間,所做食物的味道都千差萬別。
 
  有人身在北京想著上海的鍋貼,有人遠在廣州盼著東北的酸菜白肉。
 
  因為吃不到,所以惦記,哪怕吃著同名的,卻還是因為和自己心里的那味道相差太遠而常念常想。像是拿狗尾草逗小貓,明知道它就在那兒,急得團團轉,可偏偏抓不到。
 
  久而久之,自然心憂成疾。
 
  這病有個通俗的名字,叫“欠一口兒”。
 
  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鄉愁”。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