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溫柔的“殺手”

時間:2019-10-2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毅靜 點擊:
 
 溫柔的“殺手”

 
  阿加莎·克里斯蒂
 
  曾經,有個女人這樣說:“事情就是這樣開始的,突然間我明白了我該怎么做。我決心不但要殺人,而且要大殺特殺!”這一殺,就是半個多世紀。
 
  這個女人,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除了《圣經》和莎士比亞,她是世界上書賣得最好的作家。”
 
  當我從一個被她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陽光下的罪惡》嚇得手腳冰涼的小女孩也成長為一個寫作者的時候,我其實特別納悶、特別感興趣的是,一個出身良好、教養齊備、容貌端莊、性情溫和的女性寫作者,為什么會成為一個“殺手”?
 
那個年代的“閃婚”
  如果不是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阿加莎或許不會在那一年成婚。
 
  阿加莎1890年9月15日出生在英國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爾德宅邸,是家里的三小姐。她的家庭不曾大富大貴,但每周舉行一次大型晚宴,保姆、廚娘、家庭教師,鋼琴、舞蹈、聲樂,閱讀、刺繡、寫詩、打網球、學法語、唱意大利歌劇、去國外旅游,以及不可或缺的雙親的疼愛……所有這些,讓她成長為一個標準意義上的閨秀。
 
  然而,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整個世界的格局、意識形態等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全世界被綁在現代化的戰車上滾滾向前,滋養阿加莎長大的那個古典的、溫文爾雅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她自己美好的青春年華也隨著這場婚姻的到來日益遠去。
 
  按照她們那個時代的規矩,從16歲綰起頭發進入社交圈開始,年輕的阿加莎就參加了無數次為了嫁個如意郎君而舉行的舞會。其間有兩次,險些結了婚。不過最終她還是嫁給了阿爾奇·克里斯蒂。
 
  阿爾奇·克里斯蒂是個只有個寡母的窮小子,年齡比阿加莎大一歲。剛認識她的時候,阿爾奇是部隊里的一個年輕少尉,除了善于跳華爾茲,沒有分文積蓄,全靠自己的微薄收入和他母親省吃儉用節約下來的一點錢生活。可是他英俊,個子高,一頭卷發,鼻子有趣地向上翹著,看上去頗為自信。自第一次兩人共舞之后,他就愛上了她,設法弄到了她的地址,不顧一切地跑來家里見她,沒幾天就聲稱他必須要擁有她。他懇求她推掉已有的婚約嫁給他。
 
  阿加莎的母親當然不會看好這門親事。阿加莎11歲時父親去世,家境每況愈下,當媽的當然巴望著女兒能嫁個衣食無憂的好人家。
 
  阿加莎是一朵生下來就浸潤在文學、藝術園地的秀雅花苞,此時雖未完全綻放,但未來值得期待。年輕的阿加莎已經多次投稿,她寫詩、寫小說,還會作曲。
 
  可是,戰爭來了。
 
  1914年圣誕節前夕,24歲的阿加莎同自己心愛的情郎阿爾奇匆匆忙忙結了婚。她親愛的母親沒有去參加女兒的婚禮……婚后,已經在空軍效力的阿爾奇即刻上了戰場,阿加莎到醫院藥房參加了工作。
 
這個媳婦的“絕活”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是戰爭,讓阿加莎成為醫院藥房的藥劑師,讓她擁有了豐富的藥理學知識;是戰爭,讓她和丈夫長期離別,這才有了和才女姐姐打賭之下創作的第一部偵探小說《斯泰爾斯的神秘案件》;是戰爭,讓他們的小家庭經濟困窘,為解饑荒,她創作了讓她聲名鵲起的第二部偵探小說《暗藏殺機》,接下來是下一部、再下一部,一部接一部……不過六七年的光景,阿加莎憑借寫作,為家里買了兩部汽車,還買了帶花園的宅子。
 
  眾所周知,阿加莎的作品不僅僅局限于偵探小說。她的全部作品包括66部長篇推理小說,21部短篇或中篇小說選集,15個已上演或已發表的劇本,3個劇本集,6部情感小說……她的著作數量之豐,僅次于莎士比亞。不過她賴以成名的,還是偵探小說。那么她為什么會成為一個“殺手”?
 
  這是有時代因素的。
 
  在阿加莎出生以前的近百年間,西方的資本主義制度已經確立,資產階級民主日益發展,政教分離,警察體制逐步建立,現代社會的逐步形成引起的通俗文學的迅速發展等,全部是西方偵探小說產生的社會基礎。 阿加莎在寫作
 
  阿加莎的成長過程中,英國在物理學、化學、醫學等很多領域均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當然也伴隨著讓所有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大變革和大動蕩。偵探小說作為一種社會娛樂的載體,豐富了市民的休閑生活,吸引了普通人對于新鮮事物的興趣,撩撥了市民階層對社會上五花八門案件的獵奇心理,更具有“啟智”作用:它強調的民主思想、法律意識、人權意識深入人心,尤其是它所推崇的科學精神,讓讀者在充滿懸疑感的同時,享受到了知識性、趣味性、推理性的樂趣,最后還有正義必定戰勝邪惡的結局,為置身于動蕩之中的人們提供了心理穩定因素……這一切共同創造出了西方偵探小說的“黃金時代”,也讓阿加莎進入她自己的“黃金時代”。
 
  西方作家,從很早的時候起就和商業運作緊密結合。書商推廣,市場歡迎,利潤不菲,名利雙收……如此情形下,絕大多數作家會讓自己成為勤奮的筆耕者,阿加莎更是猶如一臺性能良好、嘩嘩運轉的寫作機器。
 
  她是時代中人,她的作品亦具有強烈的時代性。她身處的場景、朋友的宅邸、英國錯綜復雜的鐵路網、遙遠的中東各國、游船、東方快車和時髦的客運飛機等,最后都演變成了阿加莎筆下的兇案現場。而英語世界許多耳熟能詳的童謠,則是她的小說借以烘托氣氛的首選。所以,她在她的時代怒放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