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是來愛你的

時間:2014-09-2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稂曉燕 點擊:

  我不怕磨難多,那是上蒼在嫉妒我們的愛情太美。

  歲月是一部多么玄妙的大書!1919年,她出生于一個傳教士家庭;1989年,她得了老年癡呆癥;1999年,她去世:2009年,他去世。時間的暗語,收藏的是兩個人感天動地的久遠。

  她叫戴乃迭,和英國皇室貴族子弟同窗共讀,卻偏偏因為童年時的中國緣而愛上了他。他叫楊憲益,是一名牛津大學的自費留學生。她發現他非常有趣,而且精通中國古典文學,便愛上了他。因為愛他,她干脆改學中文,成為牛津大學攻讀中文學位的第一人。

  “將《離騷》譯成英文”是他們的癡情戀語。深奧的是古詩詞,水樣清明的是兩顆相愛的心。她將懷春的心思告訴了母親,母親先是震驚,然后是憤怒。母親在中國生活過十多年,她對女兒說:“如果你嫁給一個中國人,這一輩子一定沒有好下場。”他也對她說:“我的祖國正在經受戰亂,情況不太好,你跟著我會受苦的。”但她毫不理會,堅定地說:“無論有多么難,你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

  1940年,他畢業了。那一年,這對戀人身上只揣了五十英鎊,就從南安普敦出發開始了一生的雙人旅程。經過長途跋涉,他們終于到達了重慶。他做夢也想不到,家里會因為他身邊的漂亮女孩亂成—鍋粥。他的母親因為兒子帶回來一個金發碧眼的英國女孩大病了一場,他的姑媽—聽說他要娶洋,媳婦就大哭起來。她們都認為洋女人生出的孩子好嚇人,沒有人敢要。婆家如此荒唐,身為英國傳教士人家的千金,她的委屈可想而知。但熱戀已成癡,她依舊不悔不改,終于,她成了他的新娘。

  從此,她的命運轉了個彎。她先后在中央大學重慶北碚分校、貴陽師范學院、成都光華大學等高校任教,1943年又和他一起來到重慶國立編譯館。為了生計,夫婦倆不斷地在中國西南的各個城市之間奔波,生活極其辛苦。歷盡了千辛萬苦,兩人的感情卻愈加深厚。她為他,學會了中文,會寫一手正楷小字,還能用文言文寫小故事;他為她,保留著早年在英倫的生活習慣,只講英語,害得她中文總是講不好。他愛她,想起她來到中國后的種種艱辛,他用純熟的英文說:“親愛的,我讓你遭罪了。”她金發一甩,碧眼一挑,答:“我愿意啊,我本來就是來愛你的,不是來享受的。”

  歲月綿長,但生活的苦水沒有被她熱烈的愛情蒸發掉,反而越來越洶涌,要把她和他淹沒。從戰亂時開始,“一位年輕漂亮的英國姑娘怎么會跟隨其貌不揚的他來到中國”的追問就為她換來了一頂“特務”的帽子。因為這頂帽子,她和他吃盡了苦頭;“文革”時甚至沒有一個同事敢與金發碧眼的她說話,人們像躲瘟疫一樣躲著她,一些激進的學生還當著她的面高呼“打倒美英帝國主義”。1968年4月,他被捕,半小時后,她也被帶到監獄。獄中,她依舊愛清潔,用牙刷把監獄的墻刷得十惡干干凈凈;她依舊講禮貌,每天對送牢飯的人說謝謝。冤屈中,她的一舉一動仍透著平靜和優雅,連他都感到訝異:“命運對你我太不公平,你怎么……”她深情一笑,像是在安慰他:“我不怕磨難多,那是上蒼在嫉妒我們的愛情太美。”

  愛,的確很美。在翻譯界,像他們那樣的夫妻合作,可以說是絕無僅有。他們用愛情做墨,吟誦《離騷》,研究《資治通鑒》,將《魯迅文集》《史記選》等上百部中國文學作品譯成了英文。每一部譯著上,在他的名字后面,——定跟著她的名字——戴乃迭!

  那是多么實在、多么恒久的相伴相隨啊!

  她本是一個柔弱女子,終有不堪重負的時候。那一年,大兒子因受父母的牽連而精神分裂;醫治多年都沒有好轉,最后竟在發病時澆汽油自焚而亡。她積郁成疾,最后得了老年癡呆癥。或許只是因為他在跟前,她才一直微笑著,白色卷發松軟,地垂至泛紅的臉頰旁,  目光純凈猶如嬰孩。八十多歲的他細心地照顧她,給她圍上餐巾,一邊連哄帶勸地喂她吃飯,一邊和她說話:“鮮花搬進屋子里是讓我來養的,女人娶進家門是讓我來愛的。”如此的甜言蜜語,他不厭其煩地說著,直到1999年11月,她離開人世。

  她去世之后,他便停止了所有的翻譯工作,他的生命仿佛已和她一起離去。十年里,人們見不到楊憲益、戴乃迭這兩個名字在新作品中出現,也絕不可能僅有“楊憲益”這三個字入眼。面對所有的邀約,他說:“她不在,我不出現。”直到2009年11月,他離開人世。

  一段曠世愛情去了天堂,楊憲益、戴乃迭這兩個名字從此在天堂出現。這次,或許輪到他對她說:“我是來愛你的。”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