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紅布遮住的眼看見了幸福

時間:2019-10-1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高曉松 點擊:
紅布遮住的眼看見了幸福

 
   1986年的一天,一代年輕人的熱血第一次被崔健點燃。崔健那時剛剛25歲,從那么單薄的身體里喊出了讓年輕人熱血沸騰的《一無所有》。對于聽著革命歌曲、晚會歌曲、邊疆民族歌曲長大的那一代人來說,這首歌可以說是振聾發聵的。從這首歌中我們第一次聽到這樣激昂的聲音,第一次歌唱自己、歌唱時代,第一次感覺到了搖滾樂的魅力。
 
  搖滾樂興起于20世紀50年代中期的美國,后傳到歐洲。20世紀60年代,英國甲殼蟲樂隊將其推向高峰,七八十年代風靡世界。在當時西方搖滾樂達到高潮的時候,我們那一代人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們自己發出的這樣的聲音。2012年崔健在北京舉辦演唱會,去聽演唱會的很多都是我的同齡人或者比我年長的人,都是些發了福、謝了頂、夾著公文包忙忙碌碌、已經被生活淹沒的中年人,但其實每一個這樣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心里都還住著那樣的一個少年。每當聽到崔健唱起那些歌的時候,大家就能迅速忘記生活中的一切,回到那個年代。
 
  崔健那時候永遠穿著軍裝,卷起一只袖子,每唱到一個特別的地方還要拿一塊紅布遮住眼睛,當時給我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后來我和崔健成了好朋友,有時候我們會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有一年春節我們還一起去看望了谷建芬老師。但是我和崔健從來沒有談過音樂,就因為他是我少年時最崇拜的偶像之一。崔健和對岸的羅大佑,在同一個時代將華語流行音樂做到了最高峰。在崔健和羅大佑的演繹下,流行音樂可以歌唱時代,可以為時代預先寫好挽歌,可以和電影、文學、戲劇以及所有藝術門類比肩。那個時代的流行音樂不僅僅是娛樂,不僅僅是小情小調。正是由于他們,流行音樂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崔健的橫空出世在各個方面突破了中國流行音樂原有的模式。過去流行歌曲講究的是字正腔圓,演唱者要訓練如何用氣、如何發聲,大家從來沒有聽到過從這樣瘦小的身體里發出這樣的吶喊。崔健不光引進了搖滾,還引進了電聲樂器,而且用了很多國家的樂手去演奏。今天回過頭去再聽這些音樂,依然覺得非常優美、非常精致、非常震撼。
 
  崔健寫詞的方法也很獨特,我在教人寫歌詞的時候經常拿崔健做例子——“你說我世上最堅強,我說你世上最善良”,這就是最簡單的白話,但是當它在整首歌曲中被唱出來的時候,蘊含了很多意義。“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蒙住我雙眼也蒙住了天,你問我看見了什么,我說我看見了幸福。”這些歌詞都堪稱經典。正是因為這些突出的成就,崔健的歌詞后來被北大收入20世紀詩歌的選集中。
 
  崔健的唱腔也很獨特。過去中國流行音樂的歌詞多是秉承宋詞、元曲那些東西,如果不字正腔圓念的話就不押韻,崔健用一種半念白式的獨特的唱腔對這些歌詞進行演繹。在音樂、歌詞、唱腔等各個方面,崔健都突破了原來流行音樂的固有模式,給中國的流行音樂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掀起了那個時期光芒萬丈的搖滾樂高潮。
 
  20世紀90年代,校園民謠風靡一時,很多人以為當時在大學里流行的也是如此小情小調。其實那時真實的大學校園是崔健帶領下的搖滾樂的天下,包括當時我們自己組織的樂隊——“青銅器樂隊”,老狼是主唱,演唱的也是崔健的搖滾歌曲。老狼的嗓音當時可不像現在這么溫柔,那時候特別高亢。1990年暑假,我曾和老狼一起去海南,我彈吉他他唱歌,我們到歌廳去面試,人家問:“你們唱什么?”我說:“搖滾。”于是他們說:“哦,那就唱首《一無所有》吧。”《一無所有》開始的和弦是那種很怪的和弦,不容易唱進去。我記得當時我和伴奏樂隊彈的是G調的《一無所有》,剛彈了一個和弦,老狼一激動就唱成了B調的,一下子比老崔還高三度。當時我都驚了,心里想:“完了,這工作沒了,肯定掙不著錢了。”結果老狼同志居然用比老崔還高三度的調把這首《一無所有》唱完了,于是我們才獲得了這份唱搖滾的工作,每天晚上掙十塊錢。 20世紀80年代的崔健(前)
 
  當時崔健帶起的搖滾樂風潮席卷了大學校園,實際上對整個20世紀80年代的大學文化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當時我們經常聚在學校的草地上唱歌,崔健一開始有幾張翻唱專輯,還有一張黃小茂作詞的《浪子歸》,這些專輯都被當時的崔健迷們刨了出來。然后有人說:“哥們兒,來,我唱一首大家沒聽過的崔健的歌。”這時全場一下子就安靜下來:“老崔的歌還有我們沒聽過的?那就趕緊唱,我們聽一聽。”演唱者能享受當天晚上不用花錢就可以吃飯、喝酒的待遇。崔健當時在我們心中的地位可以說就是神吧。后來像《同桌的你》等等,都是我們在樂隊排練之余偷偷寫的,寫完以后還不好意思唱,等到大家都特別累的時候,我說:“各位,我給大家唱一首‘騷柔’的歌曲。”
 
  那時候我們都覺得必須喜歡搖滾樂才叫年輕人,必須留長發才是搞搖滾的,崔健帶給那個時代的就是那樣一種振聾發聵的效果。今天再也沒有人能發出那么強的聲音,一下子能喚醒千百萬人。那個時候的社會是多么安靜,可以同時聽到好幾個學校的下課鈴聲,那個時代的一聲怒吼是能驚醒大家的,而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今天不要說崔健,任何一個人也不可能再發出那樣振聾發聵的聲音,因為大家的耳朵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噪聲,連下課鈴聲都聽不見了,更不要說那樣的歌聲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