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關切的眼神和好奇心

時間:2019-10-11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大江健三郎 點擊:
關切的眼神和好奇心

 
   誰都會有好奇心,關切的眼神卻在凈化著這種好奇心
 
  我在文章里經常寫到大兒子光患有智障,寫到我們全家因他創作的音樂而快樂,并設法寧靜地生活至今。之所以說設法,是因為我們總是在超越接連不斷出現的困難。
 
  從今年(2006年)年初開始,我和光每天進行一小時的步行訓練。我們居住在小山坡上,通往平地的那條長長的下坡道上,有一條用柵欄圍著的散步道路,下行到平地后,便沿著運河的那同一條散步道路延伸而去。
 
  光今年四十二歲,醫生提醒說,光身上已經出現成人病的若干跡象。考慮到他的肥胖,我便想要與他共同行走。這也只是基本的步行訓練。
 
  他還存在視覺障礙,無法跑動,腳部也有不算嚴重的問題,因而在乘坐輕軌列車或是前往音樂會的時候,我或妻子總要握住他的手臂。
 
  這是外行人制訂的步行訓練計劃,指望光借助這個步行訓練終將能夠獨立行走。具體方法是:放開他的手臂,只是貼近他的身體步行。為了解決他在行走時鞋底蹭擦地面的毛病,我想辦法讓他走動時擺動雙臂,與腿部的動作協調起來。
 
  光做起事來非常認真,在步行訓練期間他并不說話,我便思考正讀著的書或是想著其他事情。
 
  光抬不起腿腳就容易絆倒,經常因此而引發癲癇輕微發作。每當此時,我便緊緊抱住他,讓他在地面坐下來,一動不動地保持那種姿勢大約十五分鐘。在此期間,由于我需要支撐光的頭部,即便周圍有人招呼我們,我也無法應答,曾有多次惹得對方心頭火起。
 
  且說在這次的步行訓練中,正當我的頭腦不知不覺被散漫的思緒占據時,光被路面上的一塊石頭絆住腳,摔倒在地。由于這不是癲癇發作,光的意識很清醒,反而讓我為之驚慌,我為自己未盡到責任而自責。
 
  我所能做的,就是抱住遠比自己身體沉重的光的上半身,將其倚靠在散步道路旁的柵欄上,檢查他摔倒時是否傷及頭部。在別人看來,我們兩人慢騰騰的動作一定顯得無依無靠。
 
  一位中年婦女騎著自行車來到近前,她跳下車便招呼道:“沒問題吧?”同時將手搭在光的肩頭。光最不喜歡的,就是被陌生人觸摸身體,再就是狗對著他吠叫。在這種時候,我明知自己會表現得非常粗野,卻仍然強硬地說道:“請你先把手挪開!”
 
  那位婦女憤怒地起身離去后,我發現一位高中生模樣的少女,在距我們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自行車,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我們。她從衣袋里露出手機,卻并不完全掏出來,只是讓我略微注意到那手機,同時她凝神注視著我們。
 
  光站起身來,我站在他身旁并回頭望去,只見那位少女頷首致意后,便輕靈地騎上自行車離去了。我由此領會到的是這樣一種信息:我就在這里守護著你們,如果需要聯系急救車或是親屬的話,就用這手機幫助你們!我無法忘卻在我們離去之際看到的少女那頷首致意的微笑。
 
  法國哲學家西蒙娜·韋伊說過一句話——對于不幸之人,要懷著深切關懷問上一句:“您哪兒不舒服嗎?”是否具有問候這句話的能力,關乎是否具有做人的資質。
 
  韋伊對于不幸之人的定義是獨特的,突然摔倒在地并因此而驚慌的我們,在這種場合也算是不幸之人。那位婦女積極表現出我們難以接受的善意,她也是韋伊予以積極評價的對象。可以說,必須改變的是在這種時刻仍然拘泥于本人情感的自己。
 
  但是,在這個對不幸之人只抱有強烈好奇心的社會里,從那位少女關切且適度的舉止中,我發現了業已適應生活的新一代人所抱持的態度。誰都會有好奇心,關切的眼神卻在凈化著這種好奇心。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