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為什么彭浩翔已經變得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時間:2017-05-0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黃佟佟 點擊:
為什么彭浩翔已經變得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有很多年里,彭浩翔一直是我私下鐘愛的港派導演。
  盡管他那些帶著屎尿屁和性趣味的梗讓人有點不適,但因為太接地氣,某種有勁的猥瑣,能讓你咬著后槽牙笑起來:擦,這孫子是怎么想出來的……
  但前兩天,我和三個女友看了《春嬌救志明》。開始還能咬著后槽牙笑,到后來出影院時只能咬著后槽牙吐槽了,哈,什么時候,彭浩翔已經變得這么LOW了?我痛心疾首。
  
  “不是LOW,是土!”和我一起看片的中大性別研究者裴諭新教授笑嘻嘻地說,“我不知道這位彭導演是誰,但我看電影就知道導演是個典型的性別歧視者,性別歧視者現在在國外是很難成為導演的,是過時的,但在中國還頗受歡迎,可見咱們的性別教育任重道遠啊……”
  哪里性別歧視啦,這部電影叫《春嬌救志明》,擺明女上位嘛。
  哎,這你就不懂了,有一種性別歧視者比較隱性,學術上叫矛盾型性別歧視者(ambivalent sexism)。這種人的表現是一方面他們心里就認為男女天然不平等,女性低男性一等,但同時他們又對于女性角色有強烈的依賴感,所以他看起來是對女性很友善,甚至很多都自稱男女平等者,但從內心里他并不認為女性擁有和男性一樣的社會權利。你看過的《女人來自金星,男人來自火星》這本書么?學術界就普遍認為這是典型矛盾型性別歧視者。
  按照裴教授的理論,我在腦海里把《春嬌救志明》捋了一遍,然后發現當彭浩翔在志明春嬌系列里把目光從不成熟的男性志明轉移到了39歲的熟女春嬌身上時,他終于暴露了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他是怎么看待女性的——
  首先,女人是非理性的。
  做為此劇最大的情節推動器,一場地震成為他們分手的契機。
  
  志明和春嬌剛剛春宵完畢,遇上了地震,然后春嬌被嚇懵了,死死地抓住門把手。志明拉了她無數遍要她去桌子底下,結果她就是不動,然后志明只好自己躲過去了,躲過去以后又不斷伸手讓她過來,但她仍然死死地抓住門把手……可怕的不是這個,而是明明是自己嚇昏了,結果地震停了,她居然以此為原因,提出分手,原因為是他竟然撇下她跑了……而處理方法則更耐人尋味,理智者志明因為仍然留戀往日溫情,居然不停地認錯挽回。老實說,這部戲里志明基本變成了一個靠譜明理的好男人,除了喜歡玩,喜歡花錢,他不花心了,還能主動勇敢地拒絕各種誘惑,上進工作,更愿意同春嬌的三親四戚混在一處。但春嬌仿佛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極度沒安全感的神經病,她多疑,因為恥毛變白而中年危機,不斷情緒崩潰。說好的大四歲的御姐呢?
  這就不得說到彭導演給春嬌貼的第二個標簽——
  女人是情緒化的。
  女人是情緒化的,所以好男人要提供無原則的溺愛。
  此情此景讓我想起我認識的某君,他的口頭禪是女人化妝要等得,女人買包要買得,女人發顛要讓得。表面看紳士得不了,直到有一次我聽他教育他手下馬仔,他面露不屑地說:女人啊,都蠢得要死,要想搞掂她們,認個錯買個包就行了,和她們認什么真講什么理啊……方法就好像養狗,你肯定不會和狗講道理啊,順毛摸一下喂點食就行了。人狗殊途,智商不一樣啊……
  我真是聽得大開眼界,這讓我知道了一個道理,那些表面著無比縱容女人蠢和作的人才是真正的厭女癥,正因為從根子上就瞧不起女人,將她們視為蠢貨,他們才會鼓吹無原則的寵愛。對啊,你會和狗講道理么,喂點食就行了……
  
  給女人貼上無理智、極端情緒化之后,順理成章地女人就成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有異于男人的生物”,這是隱性的性別歧視者之所以得以成立的最關健的點。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于是理性的男人出來收拾大局了。當當當,彭導演提出他的解決方案,也即是他給女性貼的第三個標簽:
  
  婚姻才是女性快樂的最后救贖。
  你看在電影里,39歲的春嬌始終是不開心的,無論志明怎么哄,她都有各種理由作,但是當志明公然地盛大的提出求婚時,她就真正的開心了,感動了,終極幸福了——看到此幕我們臺下的四個熟女不僅呵呵大笑起來,這得是多土的導演才想得出來的情節啊。每一部電影都無情地折射了導演的內心世界,而這個情節無摭無礙地顯示了彭氏男子那無以倫比的父權主義者的內心:他們從心底里就認為女性只有獲得男人的愛和婚姻才能完成自身的圓滿,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把年齡危機不安全感往女人身上一堆,她們就成了公認的情緒化的動物,如果連女人也這么認為,那么也就標志著女性確實是“第二性”,她們不適應于社會競爭,成天沉溺于自己的情緒里,需要理智的男性娶回家中加以調教。在這個過程里,男性不妨做小伏低不妨包容體貼,這就是披著“寵愛女人”名義的隱性性別歧視者的述事方式——當神經病與莫名其妙成為了所謂女性氣質的標簽時,刻板印象再度加強。又蠢又作被女性們奉為生存方向(當然這也是春嬌這樣的女性會讓很多女性有共鳴的原因),我們也離真正的男女平等越來越遠。
  
  老實說,看完《春嬌救志明》,我只感覺到一種啪啪打臉的感覺,為什么彭浩翔已經變得如此讓人難以忍受?因為那部電影里有一個自我感覺良好沉浸在過時父權思想里男導演那充滿優越感的微笑,你看我多懂女人,你看我多聰明,你看我多討巧了,罵了你們還把你們的錢賺了,你們女人,大概天生就這么蠢吧。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后二必中打法